蔡子強:策劃區選選戰 從人口統計數據入手

因為兩名區議員陳浩濂及蕭嘉怡被政府委任為副局長、政治助理而讓有關議席出缺,因而導致11月26日要舉行補選。本來區議會補選過往不是什麼大新聞,但卻因為兩個議席分別獲立法會現任及前任議員所垂青,因而引來媒體及公眾分外關注,讓這次補選變得特別熱鬧。

這兩名現議員及前議員分別是葉劉淑儀和姚松炎,前者表示有興趣參選山頂選區,而後者則考慮東華選區。

統計處提供區選選區詳盡人口數據

究竟山頂和東華是怎麼樣的選區?對哪些類型的參選人參選比較有利呢?要答這個問題,當然要靠紮實的數據分析。那麼數據又從何來呢?其實近年政府統計處是有公開從人口統計中所收集到的人口數據的,不單資料十分詳盡,且更重要的是,當中是有以區議會選區作為分析單位的。這些人口數據,對於一個科學化的選舉工程,其實十分有用。

最近,在大學裏自己一門教授選舉的課中,便有拿東華作為案例,與同學分析這個選區的人口特徵,以及與同學討論如何才是相應合適的選舉工程。這裏且讓筆者也與讀者分享一下,尤其是想藉這個機會,讓大家看看策劃一場區議會選戰,可以如何從人口統計數據入手。

東華選區的人口特徵

我把東華選區的一些主要人口特徵,分別列於多個附表之內(其實在統計處所提供的數據,遠多於這幾個表,但因為篇幅問題,難以一一盡錄)。

我認為值得highlight的,有以下幾點:

●60歲或以上的老年人口並不多,只佔約兩成;

●月入超過10萬元的富裕住戶,竟然多達六分之一;

●擁有大學學位、受過高等教育的居民,亦竟然多達四成;

●區內並沒有任何公屋或居屋,清一色是私樓;

●獨居戶超過三分之一;

●在家中工作以及同區工作的人士,佔總數的一半以上;

●5年前居於原址的,多達近七成人,如果再加上只屬同區遷移的,更多達八成人;

●白人佔了居民數目達一成。

策劃選戰時的相應考慮

因着這些人口特徵,我認為策劃東華選區的選戰,需考慮包括以下幾點:

●選區富裕,再加上居民教育程度高,揀選參選人出戰時,需考慮其教育及專業背景,如何能取得居民認同;

●區內以長期居於原址或只屬原區遷移的人口為主,再加上過半居民是在家中工作或同區工作,起居飲食都於區內,因此對區內歸屬感應很強烈,揀選參選人出戰時,找區內土生土長或長居人士出選,較易取得認同;

●因為老年人口少,再加上選區富裕、居民教育程度高,「蛇齋餅糭」之類的選區服務效用有限,反而可考慮法律、投資、房產等專業服務;

●選區富裕,再加上居民教育程度高,議題也可考慮保育、民主等中產議題;

●因為獨居戶多,不能獨沽一味主打家庭形象或議題,也要想如何補充這一塊;

●因為零公屋居屋,相關議題和選舉工程完全不用考慮;

●因為過半居民是在家中工作或同區工作,交通議題重要性相對減低;

●因為居民教育程度高,且有相當數目白人,選舉工程應兼顧英文。

這裏特別要一提,前述都是該區的住戶數據,當然不是所有住戶都是該區的登記選民(例如外傭便不是),兩者有些少差距,但我相信已是很有用的推論基礎了。

深耕地區捲土重來知易行難

最後還想講一講,其實姚松炎上次2015年是有參選區議會的,所揀選區是南區的置富,但以2223票輸了給對手的2762票,所輸並非太多。其實若然他在原區扎根,深耕地區,下一次完全是有機會捲土重來的。但若然今次他真的最後選擇轉區,而且不是毗鄰選區,而是由南區走了過去中西區,相信對很多人來說,尤其是置富和東華的居民,觀感上無可避免都會扣去一些分數。

6年前,透過數據分析,我highlight了羅健熙等曾經輸過但卻選擇在地區深耕,最後捲土重來,擊敗現任區議員(現任區議員若然競逐連任勝出率其實高達八成)的例子,並在本欄寫了篇〈在這裏跌倒,就在這裏站起來〉(2011年11月10日),表揚這些從政者的毅力與志氣。

其實東華的原區議員蕭嘉怡,也屬於此類。

雖然兩年前的區選,有關數據再沒有那麼理想,但我仍相信這才是參選區議會的「王道」。

但知易行難,現實上又會有幾多從政者,會有這樣的毅力與志氣呢?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0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