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補選總結:為何民主派催不出票?

一連寫了幾篇補選,香港島、九龍西、新界東3個選區都逐區仔細談過,但談的都是微觀問題如選舉工程、樁腳表現、致勝關鍵等。今天作為這個系列的總結篇,轉為從宏觀的角度談一下。

投票率偏低的4個原因

今次補選最突出的現象就是投票率偏低。以往補選投票率大致徘徊在換屆選舉的八至九成,但今屆,新界東、香港島、九龍西3個選區投票率分別只得42.1%、43.8%、44.3%,只及2016年換屆選舉的七成至七成多,明顯跌破以往底線。傳統智慧告訴我們:高投票率對民主派選情有利,反之則不利。在低投票率下,果然民主派得票大幅下跌,被建制派大幅拉近。民主派只在以上3區保住了2016年換屆選舉時的五成半、七成六、六成六選票;反之建制派卻保住了七成七、八成六,以至超越原先選票總數。於是傳統智慧再一次得到確認,民主派在九龍西選區甚至被迎頭趕上,丟掉議席,讓民主派在回歸後的補選歷史性首嘗敗績,震動政圈。

今次補選民主派的票都催不出來,究竟是何原因呢?再者,這又對香港政治生態以至版圖有什麼啟示呢?

筆者認為今次民主派的票催不出來的原因不外乎4個。

政府民望仍高 民主派難催谷抗議票

首先,正如我反覆說過,綜合九七以後20年來選舉經驗,每逢特區政府民望低殘,民主派選情就會受惠;相反當政府民望高,民主派就會選得較差。例如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當時梁振英民望低殘,全港反梁情緒高漲,結果投票率達到創新高的58.3%。我相信原因是,有接近投票率10個百分點的中間選民,並不是民主派堅定支持者,只會在他們對政府極為不滿時才出來投所謂的「抗議票」(protest votes),票投民主派,讓建制派受挫,藉此對特區政府還以顏色。始終絕大多數市民在特首選舉都手中無票,但在立法會選舉卻手中有票,而建制派又與政府關係密切、沆瀣一氣,因此也是最好的「出氣袋」。

如今梁振英被北京「DQ」,特首換了林鄭月娥,今次補選的政治氣氛已沒有2016年時那麼憤怒和熾熱,林鄭仍在享受市民心態上但求「anyone but CY」下的所謂「梁振英紅利」,民望仍處高位,與市民仍處於蜜月期,且上台時間仍短,只不過是短短9個月,中間選民大都傾向對她保持觀望。因此民主派實在難以催谷出大量對林鄭、對政府的「抗議票」。

「政治光譜碎片化」讓選民拒絕「含淚投票」

第二,近年民主派苦於所謂「政治光譜碎片化」的問題,那就是20年來選舉制度採用比例代表制及最大餘額法累積下來的影響。上世紀90年代民主黨在民主派中一黨獨大的情况已不復見,反而分裂成不同板塊,例如溫和民主派、激進民主派、自決派、本土派等。這些板塊在選舉時其實都是同時爭奪民主派那六成票源,因此彼此其實是潛在對手。再加上近年香港連串政治事件和課題讓民主派分化日深,不同板塊矛盾白熱化、對立嚴重。在補選時,要單一一個候選人能夠跨越民主派政治光譜、包攬所有民主派選民支持,日益困難。若然他來自溫和民主派,本土派選民未必願意投他一票;反之亦然。這也就是近年所謂抗拒「含淚投票」的問題。

例如今次補選,選前有自稱本土派的網民宣傳「焦土論」,呼籲支持者寧願不投票、投白票,也不要投范國威,報復當本土派梁頌恆被DQ時范落井下石。黃毓民更在網台節目呼籲支持者「一票不投范國威」。選舉當日新界東投票率大跌,范甚至得頻頻到上次補選的本土派梁天琦票倉如尚德等告急,說「投白票等於讓保皇黨漁人得利;焦土等於搬石頭揼自己隻腳,將議席送畀建制派」,懇求本土派支持者投他一票。

在本系列第三篇(3月23日),筆者便嘗試以票站數據考察,看看本土派杯葛是否真有其事。結果數據顯示,當日梁天琦二十大得票率最高票倉,當中有17個是今次范得票率跌幅大於平均數,且有15個的投票率跌幅也是大於平均數。所以有理由相信本土派杯葛不投票真有其事,並對民主派選情造成一定損害。

選舉工程不足 讓催票無力

第三,就是因為選舉工程做得不足,而沒有把民主派所有潛在票源有效動員出來。

今次補選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便是因「空降」九龍西而欠缺地區基礎的姚松炎,其選舉工程沒有着力彌補其局限,反而只集中做網上和社交媒體,卻沒有做好傳統選舉工程如擺街站、「洗樓」、落屋邨、握手等,因而被批評「離地」,接觸不到基層以及公公婆婆,更打不進相關社區和票倉。在本系列第二篇(3月16日),筆者便嘗試以票站數據考察,結果發現姚的跌票真的在公屋區遠比中產區嚴重,印證以上觀點。

連串打擊後不少民主派選民心灰意冷

第四,近年民主派屢遭挫折:歷時79天的雨傘運動無功而還;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催谷出破紀錄新高投票率而選出來的立法會議員,又被政府輕易因宣誓等理由DQ;北京對港政策愈來愈「以我為主」,如今更強調「全面管治權」。這些都可能會讓很多支持民主的港人意興闌珊、心灰意冷。

今次民主派在補選中繼續主打DQ這個政治議題,但低投票率卻反映市民對此無感。究竟這是否因為民主派選民無力感太強,從而提不起勁再出來投票,覺得反正都難以扭轉大局?一次補選難以作準,這得有待多觀察一兩次選舉,才可下定論。

4個原因中最後一個影響最深遠

如果今次補選民主派的選票沒有出來,是因為第一個原因——政府民望高企以及與公眾仍處蜜月期——那麼並非「世界末日」,畢竟政府民望有起有跌,很難長期高踞不下。

如果是因為第二個原因——政治光譜碎片化讓民主派再難有人可以跨越光譜盡攬所有選票——那麼前景仍不算太悲觀,因為當回到換屆選舉,回復採用比例代表制,那麼民主派各個「山頭」就會恢復派人上陣。到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情况亦應較補選為好。

如果是第三個原因,那就更加簡單。選舉工程今次做得不好,那麼下次做好便可以。

唯獨是第四個原因——很多民主派支持者因為連串挫折和北京政治路線愈趨強硬而無力感太重和心灰意冷,轉而淡出政治和選舉——那才是一個真的會改變香港政治生態和版圖、對民主派有深遠影響的問題。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8年4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