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謝拉特:隊長本色

上周五,34歲的英超球星謝拉特,宣布季尾約滿後將離開效力了17年的母會利物浦,向紅軍和球迷道別。

這位被稱為「神奇隊長」(Captain Fantastic)的球星,一直是過去10多年來,利物浦的靈魂人物,憑着他全場奔走、永不言敗的頑強鬥志,以及在關鍵時刻讓球隊起死回生的神奇入球,感染和振奮隊友,讓大家永不言棄,成了隊中的精神領袖。

雖然「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但我相信謝拉特一定會永遠留在利物浦的史冊上,讓人記得,他曾經是隊中其中一個最偉大的隊長。

作為一個隊長,謝拉特究竟有何秘訣呢?

他曾在自己所著(我相信是他口述,再由別人筆錄兼潤色之類)Steven Gerrard:My Captain’s Book—Secrets behind the Armband一書中,跟大家分享。

 「神奇隊長」的領導要訣

他說最重要是「以身作則」(Leading by example),並提出了以下要訣:

(1)Be honest with yourself:他說要對自己和隊友忠誠,如果你並沒有交出最佳水準,就得坦白承認,這樣隊友便會看到你是如何以身作則,力求交出最好。如果你不能處理好自己,也別要指望自己可以處理好隊友。

(2)Dealing with criticism:他說如果球隊踢得不好,當然最舒服的方法就是回家「大覺瞓」,避開所有報紙、網站的批評,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但他不認為這樣可取。他說自己當然樂於在贏波後,留在街上接受球迷的簇擁,分享贏波的喜悅;但在輸波時,他也不會迴避球迷,縱使後者惡言相向。因為他知道,這些球迷是如何辛苦掙錢,再穿州過省的到現場睇波,為的只是支持利物浦。所以,他會走去看網上球迷討論區的留言,當中很多頗有建設性,而且只要能turn things around,最後總會雨過天青,而他相信,we will always turn things around。

(3)A question of trust:球隊總會有低潮,而這就是考驗球隊作為一個團隊的關鍵時刻,如果彼此不信任,不再相信對方,球隊便將難以渡過逆境。

(4)Conquering nerves:當你緊張的時候,你就會繃緊,就不能作出正確的判斷,也不能交出最好的表現。對於自己和隊友來說,2005年的歐冠盃決賽,是一種全新的經驗,壓力之巨大,難以言喻,這也是他們為何上半場表現失準,一下子落後3球的原因。但經過此役後,他相信自己已經學曉面對。

(5)Mind games:球場中,對手往往曉得打心理戰,耍一些小手段,讓你心浮氣躁,分散注意力。他所遇過的表表者,一定是AC米蘭的防守中場加度素。他說,作為一個專業的球員,你要曉得應付,懂得心無旁騖,專注於比賽。

(6)Setting the standards and hard work:當你的表現去到某個水平,你才有權要求隊友到達同一個水平。一場波踢得差,就算返回家中,對住面鏡,「撓爆了頭」,一樣於事無補。所以,他總會把自己踢的比賽以電視錄起,再看自己在哪一處地方踢得不好,才會知道如何改進。

 一剎永恆:利物浦的絕地反擊6分半鐘

謝拉特不是純粹「吹水」之輩,所有球迷都知道,他是真的會在球場中傾力貫徹這些原則。當中最為人所稱道的,一定是2005年歐冠盃決賽那一役。

當時利物浦半場落後對手AC米蘭0:3,所有人都認為利物浦氣數已盡,勢必飲恨而歸。但永不言敗的謝拉特,卻在下半場率先頂入一球,重振球隊士氣,後來再博得一球12碼,結果締造了驚世大逆轉,利物浦出現了連追3球的「絕地反擊6分半鐘」,令球隊於劣勢下扳回3:3,最後更於互射12碼階段擊敗對手,成了歐冠盃史上其中一場最傳奇的決賽。

謝拉特賽後說:「(半場時)我本來認為更衣室內會充滿淚水和失望,但我們卻擁有很強的信念,沒有人可以說我們不值得捧盃。」

不錯,It’s a matter of belief。

蔡子強:謝拉特:隊長本色

圖片來源:法新社

 謝拉特的情義

但隨着年紀漸大,體力開始下降,再難支撐英超快速及體力化的踢法,謝拉特漸漸成了隊中的「雞肋」,下半場往往因為體力下降而表演急速下滑。最後,謝拉特不想自己成了所鍾愛的母會之負累,於是選擇了有尊嚴的離開,他說:「期望自己最後的紅軍生涯會以最好的方式去結束。」

但他對母會始終有情有義,說:「我的足球生涯仍會繼續,現階段並未能確定會往哪裏去,但可以肯定的是,有機會與利物浦對戰的球會,都不會是我考慮的地方。」事實上,過去10多年,豪門球會如皇家馬德里和車路士都曾向他招手,但他始終對利物浦從一而終,對這間母會不離不棄。

因此,謝拉特與前隊友奧雲成了一強烈對比,後者是利物浦球迷的「永恆之痛」。

 有遺憾,才有不捨

當然,謝拉特的最大遺憾,就是17年來,無論他曾幫助球隊贏過聯賽盃、足總盃、歐洲足協盃,以至全歐之巔的歐冠盃冠軍,但卻唯獨欠了一座英超聯賽錦標。

上一季,在聯賽次循環以3:2擊敗曼城這個主要競爭對手時,利物浦本來與這項錦標只有一步之遙,大家還記得完場後,謝拉特與隊友圍圈手牽着手,激勵隊友說:「Listen, this is gone …… We go Norwich and do exactly the same. Come on!Listen to me, this does not slip. We go again!」這樣激動人心的一刻,但可惜,諷刺的是,之後,卻在對車路士因為謝拉特自己的一下失足(slip),輸了那致命一球,最終功虧一簣,與天堂擦身而過,把錦標拱手讓了給對手曼城。

蔡子強:謝拉特:隊長本色

但自古,英雄總有缺陷。而有遺憾,才有不捨。人世間,本來就是如此。

我的老友D君,是利物浦的死忠擁躉,他在WhatsApp如此留言感慨:

「For all the efforts he has put in, he deserves a league title. It is unfortunate and a regret that he plays in a team which, frankly, is mediocre for most of the time.」

「His departure reminds us of his tremendous contributions, but sadly, it also reminds us that despite all his contributions, we remain league titleless.」

 為何足球可以一生一世

雖然我不是利物浦的擁躉,但我相信我會永遠記得謝拉特,以及利物浦對AC米蘭的那場經典比賽。

今天,大家都再也不會相信安徒生的童話,不會相信王子英雄的英勇故事,但就是利物浦「絕地反擊6分半鐘」,這類激盪人心的時刻,填補了幾多生活中的空白和遺憾,令大家仍然相信人世間中會有奇蹟;有力挽狂瀾;有前仆後繼;有「打甩門牙帶血吞」;有兄弟間捨生忘我的義氣和情誼……讓大家從生活的折騰和黑洞當中,重新尋回鬥志和希望,令我們的人生更加圓滿。

很多年後,利物浦的歐冠盃可能已經開始生鏽,但是,那偉大的一刻,仍然會長留球迷心目中,成了一代人心目中的傳奇和神話,在生活的挫折、失敗和氣餒當中,為我們提供無盡的力量。

也是因為這偉大的一刻,足球可以一生一世。

感激利物浦,感激謝拉特。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