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大勝朱立倫的潛伏隱憂

台灣大選塵埃落定,結果與筆者前一篇撰文(〈台灣變天在望?〉,刊1月15日《明報》)分析的形勢有所出入。周子瑜事件的確是扭轉局面的關鍵因素,尤其是蔡英文與朱立倫的得票差距、民進黨和時代力量合共取得的立委議席數目。台灣內部的形勢會如何變化,可先把今次選舉結果對比2012年的,得出數據以作為基礎。

總統選舉結果,朱立倫得票381萬,2012年馬英九得票為689萬,下跌300萬;蔡英文為689萬,2012年609萬,上升80萬;宋楚瑜為157萬,2012年約37萬,增加120萬。國民黨流失的選票有四成轉投宋楚瑜,切合一般分析認為國、親票源重疊的說法,也印證藍營支持者不欲「變綠」而轉投宋。由藍變綠的就有26%。還有100萬票跑到哪兒去?

沒投票者多屬藍營 給國民黨致命一刀

檢視投票率變化或會找到答案。2012年的投票率是74%,今屆是66%,下跌8個百分點。今屆「首投族」佔合資格選民總數約7%。以投票率作參考基準,推算出首投族選票佔總投票率約4個百分點;再計入死亡率千分之7.23的「自然流失」作抵消,估算出原有選民的投票率下跌逾一成,即約200萬票。加上「消失」的100萬,剛好又是大約300萬。由此可見,投票率下跌且推斷出沒有投票的大多是藍營支持者,就是給國民黨致命的一刀。

沒去投票的,除了筆者前文提及的「政治信仰」因素之外,稍有留意機場、航空動態的朋友會發現,今年沒有加班機接載台商返台投票。以我了解,台商們認為馬英九與習近平愈見親密,但在大陸的生意還沒起色;但心理上認為投給民進黨,生意更會「泥菩薩」,於是乾脆省下機票錢和時間。

這「300萬票」對未來台灣的政局走向有何影響?藍營死忠不論民進黨執政成績如何,他們的政治信仰都不會動搖;台商只會「睇錢份上」,撇除中國經濟等其他外部因素,若見到民進黨管治使他們得到更多,就很自然地由藍變綠。基本理論上就是沒有影響力。

料審議「不當黨產法」將現首場風波

不過,淪為立法院少數的國民黨,眼見將無法阻擋不少影響他們政治前途以至財產私利的法案通過,為力挽狂瀾自保將重現野蠻本質,在立法院內攪局搗亂是可能的;還有零議席的新黨,因不分區立委取得4.18%得票率,可根據台灣選舉法在未來4年每年收取逾2500萬台幣(每票50台幣×510,074票)的補助金。「彈藥」充足之下,台灣政圈認為被諷為「政治流氓」的新黨骨幹邱毅不在體制外以至街頭煽動群眾是不可能的!而新黨一直與國民黨過從甚密,「裏應外合」為新任政府添煩添亂就是不能排除。

筆者相信即將審議俗稱「不當黨產法」的法案展開之際,就會出現第一場風波。因為法案涉及天文數字的國民黨資產,和趁未完成立法前轉移黨產衍生的利益轇轕;還有國民黨以黨產作抵押向銀行巨額借貸,將使台灣的金融體系出現壓力。只幸台灣社會主流共識認同要向國民黨「抄家」,相信蔡英文和民進黨最終能迎刃而解這些危機。

恐在野勢力挑動民情拖慢改革

不過,台灣社會最大的難題是經濟衰落,從年輕人的「22K」,到農民、畜牧民、商人的生計利益,是一個幅員遼闊的爛攤子。加上馬英九執政8年以來的傾中取態產生很多既得利益者,如何平衡各方利益減低反對聲音,穩住重整經濟過程的陣痛的人心,就是要收拾殘局的最困難之處。也慶幸台灣坊間普遍知道要迎戰難關,但恐怕國民黨、新黨等在野勢力挑動民情致政治形勢節外生枝,拖慢改革進度而招徠民怨。

台灣內部形勢變化當然還有很多細節,但只能留待他日逐一探討。最後,台灣與香港的社會聯繫和政治互動將趨密切,港人到台灣可不只顧玩樂而該多留意新聞時政。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2016年1月23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