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護子,歪理可以說到幾盡?

蕭若元之子蕭定一捐了二十萬元給七警家屬,一時間輿論譁然。蕭若元回應蕭定一捐錢事件,歪理有三(https://youtu.be/w5T0I5-Wyr8?t=10m20s):

一、蕭定一已經是成年人,他所做的一切與自己無關;
二、蕭定一捐錢是給面子生意伙伴,所以沒問題;
三、七警家屬是無辜的。

第一,蕭定一已經是成年人,蕭若元不能強迫對方做或不做任何事,這當然沒有爭議。可是,輿論批評蕭若元不阻止兒子捐錢的行為嗎?當然不是。其實,不止是成年子女,其他親戚朋友做任何事,對或不對也好,其他人是無法阻止的。可是,若對方所做有違公義原則,則不應護短。因此,蕭定一捐錢給七警家屬,正常人不會期望蕭若元阻止,但是會期望他批評兒子的行為有否做錯。蕭若元的辯解明顯是「打稻草人」,故意模糊焦點。

另外,蕭若元以往在網台批評過不少人,從沒有說過因為對方是獨立個體,所以與自己無關而不批評。如果因為是獨立個體而與自己無關,世界很多事也與自己無關,根本不再需要時事評論員。

第二,給面子生意伙伴,絕對不能凌駕社會公義。敢問一句:如果蕭定一的生意伙伴要求他捐錢給李偲嫣、周融之流,甚至捐錢給黑社會毆打黃絲,這又是否沒有問題?當日周潤發支持佔領運動,被問及會否影響他到大陸拍電影,發哥只是輕鬆一句「咁咪賺少啲囉」,完全不用給面子大陸的電影公司。發哥與蕭定一可謂大異其趣。蕭定一願意捐錢給七警家屬,等於他的天秤兩端放著公義和生意;在他心中哪一者較重,可思之過半。

第三,七警家屬是否無辜?是否值得幫助?任何人做事之前,都必須考慮被定罪後家人的情況。犯罪後若家人景況堪虞,這加重了犯罪者犯罪的成本,令人做事更要謹慎,不可魯莽。當然,不是任何被定罪者的家屬也不應該幫助,但是應否伸出援手,要視乎因何故犯罪。若因為社會公義而犯罪,伸出援手是應有之義。當年時任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入院後隱瞞病情,有醫護人員把梁愛詩的病歷公開給傳媒,揭發政府官員撒謊隱瞞病情。最終,該醫護人員被判罪成,類似這樣的情況當然值得伸出援手。可是,七警濫用私刑,若幫助其家屬,則減低了犯罪者的犯罪成本,變相鼓勵警務人員濫用私刑,等於告訴他們濫用私刑後也無後顧之憂,甚或可以致富。日後警員對待示威者是否要多出兩分力、多打兩拳?

試想想,若幫助當日在警局強姦女報案人的警員家屬,這向大眾發放了甚麼訊息?有人或說,當日女報案人沒有侮辱警員,與曾健超先挑釁的情況,性質並不一樣。但是退一萬步想,即使當日女報案人若有任何侮警員的行為,也不會改變市民對這事件的觀感,更不會有人認為該警員的家屬值得幫助。

評論員要客觀公正,就要做到六親不認,否則不要誇耀自己的理性和邏輯思維。

文:郭倫

作者簡介:中文及通識科網誌作者,著有《圖解「今日香港」》、《為甚麼我考不好中文》等。FACEBOOK專頁:中文科閱讀理解應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