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規曹隨:工作方式只得一種?

早前進行一個小手術,要留院一晚觀察。我在晚飯時間進病房,精神狀況大致正常,只是傷口不能碰,行動不便。一輪程序後,員工送來晚飯。我一邊吃,一邊看著一位主管在教一個新護士的工作,天呀!請告訴我這位主管是唯一一個這樣的人吧。

拖地是這位主管要教的工作項目,她竟可以花超過四十五分鐘的時間,每一個程序細節,鉅細無遺,一點一滴非常詳盡的講解。而且她更可以不停地講,那位員工幾乎沒有機會搭上半句。先將那區域細分成四小區,先拖A區,過水,再拖B區,再過水,不要一次過拖盡四小區。然後在過水時,站在水桶的那個位置,雙手拿地拖的方位,雙膝微彎的角度,都詳細糾正。我真的沒有想過,拖地的程序需要如此分毫不差的被跟從,不禁嚇了一跳。我能希望這種主管,是萬中無一吧。

我也在想,或者那位新護士就是傳說中的港孩,由小到大從沒有做過家務,十指不沾陽春水,所以需要嚴格特訓,從頭學起吧。不過,拖地是否需要如此嚴格特訓呢,細節詳盡得近乎折磨。而主管完成她的指導過程後,護士便自己動手做,而主管卻在不遠處全程監視,更跟另一位同事高談闊論,我只聽到「我知佢地唔鍾意我㗎」,「我喺咁㗎喇」,即是她自己知道當中的方法有不是之處,是她選擇依然故我的。我不禁懷疑,地獄式主管是如何煉成的?

正當我以為事情告一段落,拿出書來打算看幾頁時,主管和護士又再出現,今次要講解:如何預備一張病床。而剛好我對面的病床是空置的,於是下半場劇目便在我面前上演,front and center,我避無可避,只能照單全收!很明顯,這節劇目比上一場更磨人,更悲情。大家應該知道醫院的病床是非同小可的,單是床舖被單已是惡名昭彰,英文有個專有名詞叫Hospital Corner ,是指牀單摺角特別堅固,不易拉開。能夠有個專有名詞,總不會是浪得虛名,我除了暗地叫苦之外,也真的是無能為力。主管聲門依舊中氣十足,要最後排的觀眾也聽得一清二楚般,絕對專業。我只好收起書,拿出平板電腦,消磨時間。這一節,前後是近九十分鐘,我的天!

醫院病床不單止被鋪,還有週邊的配件和儀器,除了確定清潔安全之外,還要肯定儀器運作正常,連接,電源插座,開關都照顧週全,因此花時間講解也相應較長。而且這已不是第一次做,因為主管不時會抽秤「下一步應該點?」「尋日至教咗……」。如果有人花個多小時來教我這些程序,然後期望我窂記每個細節,那簡直是痴人說夢。這種單向式教授是非常落伍,但偏偏香港仍然相信唔明唔緊要,死記硬背便可。我相信新入職的員工是需要培訓,要熟悉機構的運作程序和做事的方式,但達到這目標的方法應該不只一個,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在適當的範圍內,應該容許有一定的彈性。

在香港似乎特別多聽到「程序」和「指引」這些字眼,三朝兩日便有人在媒體上說,甚麼「已啟動應變機制」,「跟足指引」,「依法施政」,但從沒有人知道是甚麼機制或指引,大家還記得在醫院門口暈倒事件,當值員工只叫事主家人打九九九吧,那便是依足指引辦事,那是否足夠呢?

文:Duncan L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