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錦樑與殷素素

「網絡23條」在反對草案的議員合力拉布之下,雖然所費時間和氣力重大,但也是值得的。正如楊岳橋議員所說,時至今日,網民即市民,一條影響廣大市民日常生活至深,涉及刑責的法例,即使法律意見認為最終不會有如市民所恐懼的法律後果,也不應在得不到市民信任接受之前強行通過。這是良好管治最基本的原則。與其強硬打壓反對聲音,不如暫時擱置,將時間花在積極探討解決方案之上,來得有建設性。這次,民間不是沒有提出合理正當的解決方案,但愈懦弱無能的政府,就愈要擺出決不妥協的態度,結果是浪費了時間而一無所得。要知道,議員不是受公帑供養,就要唯政府之命是從,而正是受公帑撫養、受選民所託,在憲法之下,第一責任就是要防止損害市民的權利自由、不符合良好管治的法案通過,損害愈大,反抗就要愈強。反之,彼此尊重及坦誠商議的空間愈大,以極端方式抗爭的需要便愈小,擋住了法案,民間並不歡騰,正因失去了今次真正長遠改善版權法的機會,若政府態度不變,問題只會繼續惡化。

那麼,政府態度如何?蘇錦樑局長引用《倚天屠龍記》中,殷素素自刎前的一段話來結束草案的辯論,真是可圈可點。他顯然未熟讀金庸,斷章取義,只藉殷素素叮囑十歲兒子張無忌的話,叫市民好好記住反對草案的每個議員,日後要用選票報仇。他忘了殷素素即施展她高明的騙人手段,當眾假作在張無忌耳邊說出「秘密」,故意引起猜疑,種下了以後十年的武林風雲。這才是殷素素的真正本領,蘇局長竟是公告天下,特區政府記帳報仇,撒播謊言,挑撥離間,全民間團體互相傾軋嗎?不幸,張無忌並沒有依照母親遺囑報仇,一個也沒有追殺。殷素素既艷且毒,局長與她造型不符,其實與張翠山也有一段距離,不是也有一點相似,就是張翠山在正邪之間無法自處,唯有自戕。局長可能潛意識感到自己正身處此境,只剩自行了斷一途!

原文載於2016年3月7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