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突激烈 物資短缺 也門平民面對的雙重人道災難

〔圖:無國界醫生亞丁醫院的急症室經常收到衝突傷者。© Guillaume Binet/MYOP〕

在也門,自三月底胡塞叛軍和沙地阿拉伯領導的聯軍爆發衝突後,無國界醫生已為接近7,000名傷者提供醫療援助。我們目睹孕婦和小孩因為汽油不足,或為了等待戰事緩和而連日躲藏起來,導致未能及時到達醫療中心而死亡。需要緊急醫療援助的人也因為在路障被武裝分子阻撓而喪生。

無國界醫生為聯軍轟炸的傷者提供支援。3月底,哈杰省(Hajjah Governorate)的埃爾瑪薩拉流離失所者營地被炸彈襲擊,至少34人受傷,29人在到達醫院的時候已經死亡。5月底,一輛運油車在塔伊茲(Taiz)被炮擊,184人嚴重燒傷。而在7月4日齋戒月完結時,也門西北部貝尼哈桑(Beni-Hassan)的一個繁忙市集數度成為空襲目標,當地的團隊也治療了大約70名傷者。

胡塞軍也同樣好戰。他們連續數星期狂轟濫炸亞丁市(Aden)人口密集的住宅區。7月19日,南方抵抗軍為重掌該市控制權,重擊一個人口非常密集的地方。在數小時之內,150名傷亡者,包括老弱婦孺湧到無國界醫生的醫院。42人在到達醫院時已死亡,而好幾十具屍體亦因醫院內沒有足夠空間而要存放在室外。

糧食、藥物和汽油愈來愈稀少,資源短缺令全國民眾吃盡苦頭,尤其威脅到最脆弱一群的生存。發電機和泵水站缺乏燃料,一些醫院不能正常運作,而獲取清潔飲用水也非常困難。民眾要花上幾小時甚至是幾天排隊拿取汽油,希望可以逃離戰區或運送傷病者到最近的醫院。瘧疾季節已經到來,出血熱的懷疑個案也在增加。縱然無國界醫生已獲准帶同超過100噸的藥物和醫療物資進入也門,可是公共醫療部門和私家診所並沒有獲得批准,因此它們得不到任何物資供應。在亞丁市,麵粉的價格在某些地區上升七成,更根本完全找不到肉類。無國界醫生在海米爾(Khamir)和薩達省(Saada)搜集的資料顯示,15%的小孩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

衝突激烈 物資短缺 也門平民面對的雙重人道災難〔圖:亞丁各地的道路被武裝份子封鎖,無論是運送物資還是傷病者到醫療設施都十分困難。© Guillaume Binet/MYOP〕

戰爭的罪行和嚴重的物資短缺令到群眾受到雙倍折磨,這不單源於不同派別的衝突,更與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四月時的決議2216(2015)有關。

這項根據《聯合國憲章》第七章提出、由約旦動議並受美國、英國和法國熱烈支持的決議,宣稱目的是透過向胡塞軍實施武器禁運及其他措施,結束在也門的衝突。武裝聯軍彷彿獲得一張空白支票,可以任意轟炸所有基建,例如道路、機場、港口及油站等為叛軍帶來軍事優勢的設施,並限制航空和海事的貿易,迅速孤立了整個國家。很明顯,這個決議的矛頭指向了錯誤的對象,不但未能「為衝突畫上句號」,更刺激了各方的戰意,並加強了對居民的控制。除了救援隊伍太少外,即使是從來沒有停止表達對當地人道情況關注的聯合國,也沒有設立供應鏈以助運輸基本必需品如藥物、食物和燃料。

以我們在亞丁市目睹的情況來說,我們擔心正尋求重奪胡塞軍掌控領土的聯軍領導部隊,短期內會為被困在衝突派系中的平民帶來更多暴力和武裝報復的威脅。我們更擔心那些支持聯軍不惜代價「解放」也門的國家,會將這些暴力事件視為可以接受的連帶損害。這些連帶損害可能未受到相關政府的關注──這是我們幾個月以來在巴黎、日內瓦和華盛頓等地嘗試呼籲各國外交官,就不要傷害平民向衝突各方施壓時,已經能感受到的。

那些應該為人命傷亡負責的國家,還有時間去減輕損失。他們應該制裁由各個派系引起的戰爭罪行,並盡快讓人民重新獲得必要的服務。

作者:無國界醫生主席特齊安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