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食、住、行,越來越不可兼得

發展商推岀超細上車盤,128呎,引發熱議。而發言人的一句:即使是皇帝也只是睡一張床,更招來網民圍插。香港人面對生活的困局,何其悲涼。

發展商亦提到,單位設計有參考宿舍的概念,還說這令年青人有親切感,會住得舒服。也許,但宿舍是短暫的住宿環境,有誰會將家等同宿舍?誰會想自己的家只如宿舍?

早些時到澳洲旅遊,在那些青年旅舍住了兩天,大學生活的情懷,竟又再湧起。其實,宿舍可以細分為多類,在大學通常是單人房和雙人房,亦有已婚學生宿舍,而一般青年宿舍Hostel還有多人合住的大房,如四個人,甚至八個人,大家應該有個概念,居住環境可以很大分別。

宿舍通常是一個房間,一張床一張書枱椅子,衣櫃和書架,已是基本的傢具。其他「家」的部分如客廳,飯廳,洗手間,廚房和洗衣房等,都在房間以外。而房間主要是睡覺和放東西的地方,逗留的時間並不多。以自己當年為例,每天三餐都由飯堂提供,早上起來,拿毛巾牙刷到洗手間梳洗,換過衣服便到飯堂吃早餐。之後會去上堂,沒有堂便去圖書館,亦有可能去體育館做點運動。然後吃午飯,再繼續上課或做作業,在圖書館,也可能去電腦室,亦不排除回房間小睡片刻。晚飯通常比較齊人,大家吹水,交換情報,通常花個多小時。之後可能回房間再洗澡,在common room客廰流連,和大伙人吹水,看電視。客廳旁有個小廚房,有雪櫃,微波爐和煮食爐頭,通常是作宵夜,香港學生最拿手煮公仔麵。大學生特別多夜貓子,因此客廳經常有人岀入,是大家社交的平台。

而很多人更會在晚上到附近的酒吧消遣,尤其是星期五、六晚,到酒吧打佯後,一伙人回來,客廰便會人馬雜沓,非常嘈吵,連帶在房間的同學也受影響。如果要趕功課,開夜車,通常會到飯堂,因為有枱櫈,而且相當寧靜。有的時候,我會趁夜半無人去洗衣服,避免在週末繁忙時間跟別人爭。宿舍的生活便是如此,一張床,一個放雜物的空間,地方不必很大。但不要忘記,其他的生活空間是不缺的。如果要買(甚至只是租住)一個如此細的單位,要將客廳,飯廳,洗手間,廚房和洗衣房等塞進單位,那幾乎是不可能。於是只好妥協,例如今天大概不少人不知道浴缸是甚麼,很久以前已被剔除掉。客/飯廳?誰還可以有這閒情逸致?不煮食,岀外用膳,廚房可以不要。洗衣機太佔空間,省掉,拿到洗衣店。於是居所便是睡覺和放東西的地方,真的跟宿舍一樣!只是留住馬桶和洗手盤,感覺太像監獄,那有「家」的聯想?

這其實令我想起以前的早期公共房屋,如果讀者們遲岀世,大可上網搜尋早年香港電台的《獅子山下》劇集,主角良鳴一家大小便是居住在這種單位。四四方方的,放下幾張碌架床,衣櫃廚櫃等,飯枱和椅子大都是可摺疊的,而洗手間是每層一個公用的。晚上有女兒要洗澡,門外會有父或兄長手持木棍把守,而洗衣服也是在這,晾曬則在自己單位外的欄桿或是騎樓底。而廚房是在單位外的走廊上臨時搭建,家家如此。樓下公共地方總有球場公園之類,是不同年紀的人的社交生活平台。想起來,真和宿舍有點類同。今天的樓房大概用料都比較高質素,甚至「尊貴」,但生活質素呢?其實可能比以前更差。

空間面積自然比以前細小,連天花樓頂也比以前矮,放不下的東西便租個迷你倉。洗衣服只能外判給洗衣店,甚至是近期較多見的廿四小時自助洗衣店,因為你的工作時間比這些洗衣店更長。大部分人是「無飯」家庭,不是在外面吃便是外賣回家。有朋友來訪,只好在附近咖啡店或酒吧見面。地方淺窄,放假也寧願往外跑,不想留在家。那「家」的概念究竟是甚麼?

衣、食、住、行這些生活基本,是越來越難兼得。要解決「住」這一點,其他的元素只能作出一些犧牲,好像也只能如此,無力感,也只能越來越大。

圖為恒生管理學院學生宿舍,為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