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牧師:「一地兩檢」謬論Q & A

為支持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某些人提出一些論點,我覺得荒謬。不過,可能是我無知,民主意識膚淺。

袁國強說:「《基本法》冇define香港範圍。」

湯家驊:2010年說:「一地兩檢,在憲法上根本完全是沒有可能的。」但今天的他說:「如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宣佈將西九部分地方脫離香港的領域,該地區就不受基本法的管轄,亦不存在違反基本法。」

那麼,我們可以隨時將香港土地租給中共管治,也沒有違反《基本法》。《基本法》仍是50年不變,因為只適用於沒有租給中共的土地。

袁國強說:「租客也可以將租地反租給業主(中共)。」

這是合法的,但我想問:「香港政府將地租給我,我可否不實行香港法律,只執行我所主張的法律?」軍營也是租給解放軍,但也沒有執行內地法律,為甚麼仍要執行香港法律。

陳帆說:「可用香港電話卡看facebook。」

看是可看到,但犯了中共法律。而且到時,高鐵車廂內根本用不到香港電話卡,只可轉台至內地網絡。答了等於沒答!

張建宗說:「不用憂慮,也不會出現內地人員跨境執法。」

但當你看到銅鑼灣書店、劉曉波等事件時,你不憂慮嗎?你相信內地人員沒有跨境執法嗎?

他又說:「外國商會及領事對一地兩檢反應正面。」

他們反應正面或負面,要向你坦白說出來嗎?而且也對他們沒多大影響,可有甚麼反應?這是最不知所為的解釋。

梁美芬說:「最重要是人大常委會的授權和批准。」

是啊,人大常委作出任何決定,香港人只能硬吞,啞忍吧!終有一天,人大常委作出決定,香港所有地方,除支持中共和特區政府人士的居所外,全屬中央管轄,相信這些人會請小鳳姐出來,因再沒有人可以抗議中共和特區政府,沒有遊行示威,遊行人士只是沒有受《基本法》教育,民主意識膚淺而已(這是《基本法》教材說的)。

田北辰:「瞇埋眼咪當自己入咗深圳囉。」

係啊,以後人走路,記着瞇埋眼,因為到處都是中共管轄區,已租借給中共執法。

他又說:「你可以選擇不坐高鐵!」

香港人付了鈔,但帶着驚恐,你告訴他們,「你可不坐!」是甚麼道理?

有人問梁美芬:「在高鐵可否講六四?」她回答說:「何必刺激他人?」

那麼,便任人魚肉吧!

湯家驊又說:「自己一直都是反對興建高鐵,只是如今高鐵即將完工,應共同尋解決方法。」

高鐵由開始計劃、設計和興建,一早已訂好,所以任人魚肉後,還可說甚麼?被人強姦,便順便嫁給人做妾侍吧!

袁國強說:「法律不是香港平穩發展的限制,要與時並進。」
由法治走向人治,究竟是與時並進,還是退步?

梁美芬建議說:「否為內地執法人員提供指引,給予酌情權,不立刻拘捕。」

這不是人治是法治?到時,我喜歡拉誰便拉誰,不是酌情權,是濫權。

其實,講到尾,就如張達明所說:「中央說法律怎樣就是法律,你要去跟!」

問你死未?

「一國兩制」在「一地兩檢」下,已顯出名存實亡。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