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3.1億,1萬張門票

財爺宣佈財政預算案,其中有3.1憶撥給海洋公園,但要求免費送出10000張門票給學生。我在臉書上引述一位反對者的批評。該批評指出海洋公園董事局成員皆為前任及現任特首的支持者,有利益輸送之嫌。當然董事局成員未必有收取報酬,但也給人「親疏有別」的印象。而且海洋公園去年有2億餘元的赤字。在管理不善的情況下,為何還要撥款補貼?財爺在立法會解釋財政預算案時,也指出海洋公園在財政運作上出現困難。

臉書發出後,有很多迴響。批評和指責政府這樣做的較多,所以也引起一些衞道之士的反應,不過,這一面的迴響不多。

我對於撥款發展海洋公園,發展教育項目,並沒有意見。反之,我覺得應撥更多資源,不但是海洋公園,還要發展更多主題公園。這比起500多億作科研,或是數以千億計的大白象工程,更值得投資。

香港人口眾多,需要更多和不同的主題公園。但現時香港有教育性的主題公園,除了海洋公園外,只有濕地公園。迪士尼樂園只是遊樂場,與教育拉不上太多關係。家長想帶兒女參觀有教育性的主題公園,選擇不多。而且,海洋公園過去的發展,着重點多是機動遊戲,在我記憶所及,現時之水族館比以前的還細小很多,與「海洋公園」這主題,實有所偏離。所以如能更多撥款,發展教育性和與海洋有關的項目,是值得支持。不過,我們怎可保證,撥款是朝這方向而安排?事實上,海洋公園發展酒店項目,更令人擔心,為酒店生意,加強了娛樂性的遊覽項目,忽視教育意義。政府撥款,應有確定目標,不是補貼不敷。而且撥款不只是利及一個公園,而要發展更多教育性主題公園。

是次撥款,其中要求海洋公園送出10000張門票。這點更是市民所批評。全港有70~80萬學童,10000張門票怎去分配。當然估計是給予基層人士。但怎樣去分發?過去,公園也有免費門票,透過一些服務機構,給多基層家庭。但當中有些是利及與機構有關的人士。所以怎樣控制,也不是人容易的事。就算這些門票真能給與基層學生,這些學生也多需要與家庭成員的陪同,家庭成員需付出一或兩張門票的價錢,約為1000元。對於基層家庭來說,這能負擔得起嗎?海洋公園發言人表示,會透過學校分發給學生,但按甚麼原則發?會否如政壇中親疏有別呢?

教育主題公園,理應不是一年甚或一生只去一次,而且每次去,也不能參觀所有項目,否則只是到此一遊而已。富教育性的主題公園,學生們應每年多次去參觀,但門票價值不低,就算是年票,一個四人家庭也要2000多元。海洋公園發展教育項目,最後門票價值只有增無減,最後也只是中產以上學生可得益,但基層市民實無法承擔。

不少人批評財政預算只惠及中產或較富裕人士。撥款資助海洋公園已可見到。我從一個電台的phone in節目中聽到一位聽眾這樣說:「他一家都因今年財政預算案而受惠。兒女們有減稅、退稅、醫保退稅,家人有多個單位有免差餉優惠⋯⋯等。」但是他補充說:「很多基層人士,沒交稅、沒醫保、沒綜緩、沒公屋⋯⋯當然,沒有屋,他們連一毛錢也分不到。但他們正有此需要。」他甚至建議,免差餉,可考慮一個家庭只可有一個單位獲減免,將省下來的派給有需要的人。這位聽眾深明大義,比權力高的財爺更懂甚麼是「行公義,好憐憫」。

我不是反對3.1億元的撥款,我贊成更多撥款,不過,不是只撥給海洋公園,而是建更多教育性的主題公園,和減低這些主題公園的入場費,有財政盈餘,除了制定更長遠的發展計劃外,應多惠及基層人士。可惜的,是次財政預算,上述兩者都缺虞。所以我寧願派錢,我可將錢轉給有需要的人,免得政府花費在無理的項目上。

「你弟兄中若有一個貧窮人,你不可硬着心,抽手不幫助你貧窮的弟兄。」(申命記十五7)這是我對「行公義,好憐憫」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