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精靈

果然,Pokémon GO登陸香港之後隨即引起熱潮,有手機程式公司放員工半天假下御旨go go go。一時間,全城迎來個休整日,暫且忘憂,投入捉精靈的世界,精靈跑了去哪,你就去哪,一於腦袋休息,沉浸於好玩刺激。繼續返工亦無妨,勢如破竹,落後你就輸,還說滿滿見商機可以搵大錢,鬥快袋就是王道。

世界愈變瘋狂,難得輕鬆,也是。一面是實景虛擬的刺激新鮮,另一面是被實景虛擬入侵的呆壞現實,有時候兩件事交錯,你也不好意思古板到底犯了違和,好像有美記者採訪官方記者會中發現精靈,「你身邊有隻精靈」,「哈哈,捉到嗎?」幾正經都要暫時放下,大家也不面紅。

我也是不久前才發現,是Pokémon而不是Pokamon。比卡超當然知道很久,造型可愛,不說人話,只會pika pika的發音,我以為一樣都是跟精靈做好朋友,一起排除萬難與主角踏上成長路的故事,像誰都喜歡的叮噹,或者少一點老氣橫秋的Q太郎。產自芬蘭的姆明家族也不錯,家庭友儕相處,撲絕中又靈氣逼人。

直到最近流行成這樣,忍不住多問一句,原來Pokémon卡通裏精靈被捉,從此便得成為訓練員麾下一員,接受訓練,然後與其他訓練員的精靈比試。那不就像中國人鬥蟋蟀一般的玩意?然後我就被說比喻失宜。至少像托塔天王有座寶塔收妖怪捉哪咤更有點正邪善惡人倫的交纏吧,或者希臘神話故事情節詭譎但意韻深長,返回人間仍有故事可咀嚼。有人直說Pokémon GO實在是捉精靈做奴隸的遊戲,不曉得贏到最後,玩者會不會得到一個高潮之後一場空的深切感悟?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7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