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欺負之後

內地遊客投訴在香港遭受不公道對待,now TV訪問了珠寶店女東主,兩條如劍冷眉,一對似刀銳眼,臉上塗了白白的脂粉,操着不純正的廣東話反問記者,鵝真係唔萌乜野叫做強迫購物,用刀嗎?用槍嗎?他們都是自由人呀。

反問得理直氣壯,彷彿世人都冤枉了她。

now TV記者乾脆在內地訪問了投訴者,福建少女說在香港店內受到恐嚇,不消費便不准離開,結果,無奈買了一條什麼轉運珠鏈,盛惠三千元港幣,貌似廟街的五十元貨色。

記者告訴少女,幾個店主亦是福建移民,或許已經有了香港身分證,卻終究是福建老鄉欺負福建老鄉,並非百分百的香港人騙大陸人。少女瞪起眼睛,不敢置信地說,真的嗎,那就更覺得丟臉了。

其實什麼人欺負什麼人並非重點。世上無樂土,地球每個角落皆有騙子,紅橙黑白藍,膚色不管是什麼都會有壞人。重點應是,被欺負之後,能得到什麼樣的處理善後;欺負別人的人,又得到什麼樣的追究懲罰。若兩方面都做得不夠好,欺負事件肯定只會更多而非更少。

所以我們應比珠寶店女東主有更多的反問好奇,譬如說,被欺負的少女當夜返回酒店,有打電話向香港警察報告嗎?語言威脅和非法禁錮在港皆是罪行,按道理,撥完一通999,應該立即有阿sir到酒店拉走導遊。而特區政府口口聲聲保護香港聲譽和遊客安全,可曾花過什麼像樣的資源提醒入境遊客,一旦受欺受辱,請隨時致電999?如果沒有,豈不等於縱容黑店東黑導遊,成為關鍵幫兇?

說到幫兇,當然尚有其他人,譬如說,香港的旅遊業議會和內地的執法部門(不管是否真夠「強力」)。福建少女既敢挺身接受香港傳媒採訪,按道理應亦已向內地報案,英明而強力的內地警察沒理由不認真跟進,珠寶店明明跟內地旅行社直接掛鈎,不去偵辦,讓內地遊客怪罪港人,無異於挑撥中港百姓關係,令中港矛盾火上加油。

至於旅遊業議會,更是混帳,只用一句「我們沒接到任何相關的投訴個案」便作了事,彷彿事不關己。電視台都採訪報道了,店名人名都出來了,即使旅議會並非執法部門,因關乎香港旅遊業聲譽,亦有責任主動追查和了解具體細節,否則,任由惡店東惡導遊橫行無忌,旅議會等於做了他們的幕後靠山,跟他們聯手破壞香港名聲。

旅議會霸權,惡濫如斯,香港旅遊業欲不沉淪,難矣。

原文載於2016年5月5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