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炒作

看李波的最新訪問片段,說不想留下出入境紀錄要偷渡離境,為怕遭他指正的犯人尋仇,籲請大家不要再炒作他,而且他已決定放棄居英權,更已通知英國。也許兩事有暗合的關鍵詞,及一些似曾相識的傳播手法,我想起斯諾登。

第一,用自己的方式離開香港:斯諾登聯絡英媒在港見面,入住尖沙嘴美麗華酒店,留港八天裏斷續進行錄影與訪問,電影《第四公民》有詳細紀錄。斯諾登手上有美國政府監控人民及他國的詳細證據,他選擇在香港引爆手上炸彈,事情最後亦如他所願引起巨大迴響。錄影及發表完畢,他嘗試尋求別國政治庇護,最後在蘇聯落地。第二,言論自由:斯諾登解釋他選擇香港,因為他相信香港有言論自由,也有優良法治。吹哨之後,至今他仍然為此付出沉重代價,無法回到原有生活。

李波事件微妙地以反向呼應。最初是連串與出版有關的人物傳出失蹤,到李波太太報警發展至全城尋人。李波疑因在港出版禁書而無端端上了大陸,引發公安越境執法的嫌疑,輿論嘩然。其後陸續有李波視像流出,到今次的媒體訪問片段,他以遭媒體及別國炒作的受害人姿態,呼籲平息,甚至不惜放棄一個公民身分。至於牽涉什麼案件,一時撞車,一時又終於說與出書有關,如何偷渡又無詳情,訪問記者竟然無問到。

當日斯諾登不惜在鏡頭前露全相,不是他抗爭無底線挑戰政府catch me if you can,而是他明瞭你愈要匿藏人們便愈想挖出炒作爆料人身分,反而錯失追究政府的黃金時間;李波上鏡報平安到底自願抑非自願,傳媒窮追猛打,則因為事件關乎重大公眾利益,因為李波是香港人。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