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的士騎劫

政府推出優質的士計劃,業界表示不滿,認為打擊了的士牌價,對的士從業員生計構成嚴重影響云云。且看高官能否拿出意志,頂住壓力,把計劃推行到底,香港市民的交通福利實在不該繼續被許多劣質的士司機以生計之名騎劫綁架,如果政府連這樣的問題都解決不了,再無資格開口閉口關注民生福利了。

當下是2016年,但觀乎的士生態,彷彿硬生生地把香港拉回到1976年的古代世紀。先別說的士在路上橫行無忌、高速疾走,造成了幾許意外和險境,僅看的士內部的髒亂和的士司機的狠蠻,已夠使人「懷舊」——親身經歷過四十年代狀況的吾輩,必感眼熟,必不陌生。

四十年前搭的士,非常受氣。當然,「受氣」往往是事後感受,當時只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什麼太不對勁的地方,因為一來不會有太多人經常有閒錢搭的士,二來香港人尚未流行出外旅行,尚未見過世面,欠缺比較,自不挑剔。其後,社會發展了,經濟繁榮了,的士已成普及的交通工具,服務亦頗有改善,未至於惹起民忿,但近十年香港人去日本和台北如家常便飯,有了參照坐標,自然對本土的士服務有了更高的期待,萬料不到,本土的士不僅沒有與時俱進,反而節節後退,一直退、一直退,竟然退到跟四十年前差不了多少。剎那間,說時遲那時快,當下香港竟然變回昔時香港。

四十年前搭的士,是何滋味?

其實就是當下搭的士的常見滋味。先是馬路飛車,再來是想停就停,然後是拒載搭的,亦有兜路亂開,更有濫收車資,也有髒亂酸臭……總之你今天所能「享受」到的的士待遇皆在斯時可見,而在我印象裡,十年以前應該已經很少這類情况了,想不到時代說退步便退步,毫無留情。

對了,有些當下現象終究是四十年前所無的。那時候沒有手機這玩意兒,你搭的士,司機基本上是專心開車,不會一邊開車一邊看手機訊息和臉書以至跟其他司機同行聊天談笑。

此外,那時候也沒有車內攝錄機這玩意兒。穿短裙的女乘客搭的士,別疏略了經常有個鏡頭往車內瞄準你,而且角度可能很低,低到會把你的裙底春光盡攝入鏡,當夜收工回家,司機大佬把記憶卡取出,插入電腦,你的春光錄像乃成他的宵夜娛樂。

改善當下的士劣狀,該有諸種方法,而優質車隊僅屬其一,但至少,該起步時便要起步,房運署的高官,這回可別手軟。

原文載於2016618《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