褫奪參選權將被證明效果適得其反

過去兩個星期暑假外遊,返港之後,才發現香港已經被「參選確認書風波」搞得滿城風雨,甚至鬧出有數以千計人士出席九七後首個支持港獨公眾集會。

確認書是「石頭湯」?

我雖然不支持港獨,但卻並不認為應該剝奪支持港獨人士的參選權,尤其是無法理依據、無清楚明確準則的去剝奪市民的參選權。不少有識之士早已提出,為何只挑出《基本法》的個別條文出來,要參選人表態擁護?挑選的準則為何?會否今次要擁護的條文,是第1條等,香港乃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而下次要擁護的,就是基本法第23條,香港須為國家安全立法;而再下次就是基本法第45條,行政長官須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才可通過選舉產生……總之,就如「石頭湯」的故事一樣,逐次逐次層層加碼,今天打壓一小撮,待大家習慣了以後,再把打壓面逐步擴大。

林鄭月娥的愈描愈黑

上周五,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試圖為「確認書」的做法「解畫」,安撫大家說,並非要求立法會候選人同意基本法的全部條文:「我們不是在說所有160條的條文,我們是在說最重要那幾條,是和國家對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基本方針政策相關的條文。」並舉例說:「譬如第107條我不同意,什麼叫量入為出?你(政府)有很多錢,你有8000億儲備,你便應該使用,你為何要什麼『相適應』呢?」

但其實這卻是愈描愈黑。究竟政府能否一次過明確講清講楚,基本法哪幾條條文最重要?而政府又憑什麼法理依據和準則,去判斷和決定這些條文較其他條文重要?難道政府是人大或是法院不成?

林鄭月娥近年的表現,已經令不少對她本來還有期望的人,對她愈來愈失望。

做法讓人覺得「對人不對事」

况且,政府到了具體執行階段,去進行政治審查參選者參選權時,其準則也一樣是不清不楚。一方面,有梁天琦等5人(不包括楊繼昌)被褫奪參選權;但同一時間,有類似背景和主張,甚至在參選時喊過「香港建國」口號的參選人,卻可順利過關。這種標準不一,更讓人覺得有關做法是「對人不對事」,公信力進一步大打折扣。

即使退一百步,不從法理觀點看,而是從政治觀點看,今次政府的做法也是愚不可及。

「1個換3個」?

今次被褫奪參選權的共有5人(不包括楊繼昌),當中較有勝算的,其實本來只有梁天琦一個。但「確認書風波」發生之後,卻令群情洶湧,不少人出於義憤、出於鬥氣、出於為了要摑梁振英一巴掌,都聲言會把選票轉投給其他港獨/自決派候選人。

事實上,事發後,與梁天琦和「本民前」關係友好的青年新政,其3名候選人,民調支持度都急升;而人氣急升的梁天琦,更聲言會為3人站台。如果最終3人真的都能入局,「1個換3個」,甚至是「1個換n個」(即再加「熱普城」的候選人受惠),那麼政府是否「捉蟲」?是否得不償失?

因此,近日官場中已有人私下批評,說今次中環西環是「為求立功,不計效果」,總之是向北京交差,總之是顯示他們已經「做咗嘢」;但效果會否適得其反,反為港獨/自決派候選人的選情火上加油,卻「闊佬懶理」。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近日,在《立場新聞》中,讀到一篇以梁天琦的經歷來貫穿、分析港獨冒起、十分值得讀的文章,當中便提到:「從8.31落閘一路到確認書、DQ(disqualification)事件,愈來愈多人,已經絕望。」

不錯,在雨傘運動、政改破局兩件香港當代政治大事之後,我都曾在本欄寫過系列總結文章。當時我便早已經提過,如果北京認為兩次企硬,「反對派」縱然發動了有數以十萬人上街的佔領運動,也只能徒呼奈何,甚至無以為繼,而北京卻始終寸土未失,因而沾沾自喜,我認為,那未免開心得太早。群眾,尤其是學生的disillusion,不會令他們從此變得愛國;更大可能,反而是本土主義和分離主義的抬頭。如今看來,當日不幸言中。

但當權者卻沒有從中汲取教訓,今次進一步在選舉中作出打壓。

道德,往往在打壓之下,才變得崇高偉大。我相信,港獨也是一樣。

一時選舉的勝負、議席的得失,其實只是小事。但當政府無形的手愈伸愈長,當大學失守、當廉政公署失守,到今天,當公平公正選舉也失守、當公眾對公務員政治中立的信心亦告失守……大家對現有建制將喪失最後的good faith,變得disillusioned,大家也就再難按捺下去。港獨、革命等主張,昔日只是信口雌黃;到了今天,或許也仍只是一種掛在嘴邊、充滿激情但卻欠缺實質的口號。但長此下去,難保將來有一天,它們會變成星火燎原。試問,那又是誰之過呢?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8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