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故宮與電影《長城》

西九故宮的發展,和過去幾年的香港社會十分相似,都是顧全大陸、泛政治化、凡事對着幹。「後梁振英」時代,香港仍沒有改變。

新鮮滾熱辣,便是一個由「梁粉」/廠商會/收藏家拉頭成立的「支持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大聯盟」,支持政府不經諮詢便成立西九故宮的做法。

發起人李秀恒以「大喜事」形容,可謂和林鄭月娥的「驚喜」遙相呼應。

成立這樣一個大聯盟,實在有點「無厘頭」。

首先,政府已經簽了合約,米已成炊、板上釘釘的事實,還要你們撐什麼?

第二,香港的反對聲音並非針對故宮,而是針對諮詢的政治決策部分。若要撐,煩請改名做「支持不需諮詢不理興建地點不理有何藏品都要興建故宮」。

第三,這種盲撐式的政治表態組織,過去幾年香港社會已經很多。逢政府必撐、逢民間反對必撐,例如「撐警大聯盟」。

問題是這種撐法只是鬥人頭鬥大聲,卻不講道理,未能梳理民間反對聲音,徒增對立分裂,過去幾年香港已嘗惡果。

如果「後梁振英」年代,香港官員仍然追求這種「都有贊成撐政府的聲音所以不需認真理會反對意見」,則香港亂局不能平靜。

內地巨片《長城》上映以來,毁譽參半,結果官媒和投資方大舉反擊,批評那些攻擊電影的影評為「惡意中傷」、「黑張藝謀來抬高自己的身分」,反正不肯承認這齣電影的不足之處。香港建制派也認定反對西九故宮是上綱上線、逢中必反、別有用心,就是不肯承認決定輕率違規。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提出特首條件,其中一條便是「要全面準確客觀向中央反映香港情况」。任何有意角逐者,請不要走錯路,香港的反對聲音,也是香港的一部分,請全面並客觀聆聽分析啊。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