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為什麼「好多嘢」

「我哋去西九睇吓有乜嘢……哇哇哇好多嘢」,這是政府多年前宣傳片的歌詞,或許是因為播出以後,「好多嘢」一直沒有出現而停播,而今值得重播,因為確實出現「好多嘢」,但還不是文化展覽的「嘢」,而是政治上的「好多嘢」。

過去多年,每次坐船到中港城碼頭,看到西九在周圍高樓林立的包圍下仍然是荒蕪一片,都感嘆西九是香港的恥辱。記得跟西九同一年提出建議興建的洋山港碼頭,由於深水區處於浙江省內,上海要跟浙江解決地權所屬和管理,以及利益分紅的問題。而今上海港口已經成為世界吞吐量最大的集裝箱碼頭,而西九卻經歷了多少任總裁、提出了多少個方案又廢掉多少個方案、10多年來就多少個項目達成共識?

要討論決策過程是否體現民主理念,很容易會轉移到內地的民主制度跟香港的比較、究竟民主與效率可以犧牲什麼的爭拗。討論如果是理性而大家都有求同之動機,存異也是可以接受的;但目前的討論往往是非理性的,包括有文化人認為,不要拿到「垃圾會」(立法會)去討論,那是個一事無成的地方。這當然也是偏激的說法,但事實上,西九的種種問題,包括這次「小故宮」項目,顯然已經超出諮詢程序問題,而是介入了太多政治因素的問題。

梁振英參選上屆特首選舉,立即被挖出曾經做過某項目的評判。以前有人擔心西九會成為地產項目,結果經過反覆爭議,終於制定出發展方略,卻遭立法會質疑文化建築物的地積比率。而今故宮博物院選擇了香港作為第一個分館的地點,僅僅是由於主事人是可能即將參選的林鄭月娥,即被指控缺乏諮詢。這些一切都不禁令人懷疑,如果沒有政治因素,反對派真的會反對、口口聲聲說公義嗎?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