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衝破三大管治迷思

新特首會否施行新政?新政會否為社會帶來新契機和新氣象?這當然是香港人的期望,但如果執政者無法衝破管治香港的迷思,恐怕這些期望只是一廂情願。所謂香港管治的迷思,就是某些關於管治香港的理論、觀點和看法,沒有根據更未經證實,但社會大眾、意見領袖和政府高官卻把它們當作事實一樣深信不疑。結果,香港的管治水平無法提升,撕裂社會的深層次內部矛盾愈演愈烈。這些迷思包括:

傳媒不可碰

新聞自由和獨立媒體是文明社會的重要支柱,乃行政、立法及司法以外的第四權。這老早已經是社會的共識甚至常識。在這樣的情?下,政府幾乎是別無選擇地要尊重新聞機構的編輯自主和採訪自由。問題是當新聞專業淪落為散播謠言和扭曲現實的洗腦機器,或者與居心叵測的人狼狽為奸,甚至被人利用借刀殺人,政府視若無睹置之不理,就必然會應驗英國政治學家伯克(Edmund Burke)的名言:「壞人所以囂張,因為好人袖手旁觀。」(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do nothing)

傳媒牽?民眾的鼻子走,它的失實報道有害健康,甚至可以致命。在今天資訊爆炸,充斥誤報、誤傳和假新聞的世界,媒體中毒(media poisoning)是比食物中毒(food poisoning)更普遍和更嚴重的問題。這個問題鮮有人提及,因為作賊心虛的傳媒不會自揭瘡疤,評論人、學者、政客和政府亦不敢因得罪傳媒而被指與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為敵。

其實傳媒絕非碰不得。傳媒有責任監察政府,政府又何嘗沒有責任監察傳媒?新聞自由既非絕對,傳媒也不能凌駕道德和法律。以新聞集團主席梅鐸旗下的英國《世界新聞報》為例,2011年爆出轟動全球的竊聽醜聞,揭發多達4000人曾被竊聽,包括皇室成員、政客和兇殺案的受害人。結果,這份有168年歷史、全國最暢銷的星期日報章停刊,竊聽的記者和編輯鋃鐺入獄。由此可見,政府對踰越界線的傳媒不應投鼠忌器而要迎頭痛擊,才可鞏固民主體制、人權和新聞自由。

樓市不可倒

董建華在1997年施政報告提出,每年供應不少於8.5萬個住宅單位,目標是10年內全港七成家庭可自置居所,輪候租住公屋的平均時間由6年縮減至3年。按照主流論述,這項政策推出後,再加上亞洲金融風暴,樓價一落千丈,在5年內平均下跌七成,很多中產階級變成負資產,香港的經濟亦陷入蕭條。樓市不能倒,這是董建華的「八萬五政策」給當權者最大的教訓。

樓市不能倒,更因為政府與地產商的利益重疊多於矛盾。身為全港最大的地主,政府每年從賣地為庫房帶來天文數字的收入。由此可見,政府非但沒有被地產商挾持,反而地產商在牟取暴利的同時處處為政府的利益服務。真正的問題,不在把握機會牟取利益最大化的地產商,而是給地產商源源不絕機會賺到盡而自己也同時賺到盡的香港政府。

梁振英執政以來,展現出比前任曾蔭權大得多的政治決心解決房屋問題,但「樓市不能倒」仍然是政府的底線思維。香港最棘手的政治、經濟和民生問題,從年輕人的躁動到社會運動激進化,都可以跟香港人的「無家可歸」和「流離失所」扯上關係。說「房屋問題是香港所有問題的根源」也許言過其實,但安居樂業能夠發揮穩定社會和鞏固現狀的功能,卻是事實。政府不應試圖推倒樓市,但必須拿出更大的政治決心解決房屋問題。在這個問題上,政府不必處處尋找共識,因為涉及太多利益衝突,根本沒有可能達至共識。

民意不可違

管治能力(statecraft)與嘩眾取寵和引人注目的伎倆(showmanship)是兩回事。施政不可能不考慮民意,但以民意為馬首是瞻,卻不是相信人民而是出賣人民;不是為他們的利益服務而是背叛他們的利益。以英國前首相卡梅倫為例,他的經世治國之道就一道板斧——讓人民自行決定。他執政6年發動多次公投,最不智的是舉行決定英國留歐還是脫歐的公投。

留歐符合英格蘭的整體利益,又是絕大多數蘇格蘭人和北愛爾蘭人的意願。將這個議題訴諸公投,是給考慮不周、被誤導或無知的選民一個機會,讓他們作出損人害己、後患無窮的錯誤選擇。這何止是不負責任,簡直是不道德。這類以討好群眾為己任的機會主義者,只有資格做政客,永遠當不成政治家。

文:林沛理(專欄作家)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