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歡樂天地

歡樂天地最令人難忘之物,並非其廣告之陳慧嫻或古巨基,而是旋轉木馬踫踫車,是糖漿爆穀的甜香,是各遊戲機音樂交織成玩樂交響曲。

這兒童遊戲機舖,在港九新界都有分店,多開在大商場裏。在各遊戲機長方孔入幣處,塞進一幣,遊戲機立刻播放音樂,閃亮按鈕,任你指揮。代幣雖為黃銅色或銀色,其外號卻是「金幣」,因為這個小圓幣,給人控制機器的力量,力量雖短,卻是無價之寶。遊戲代幣初時賣一元一個,後來加價,售二元一個。

那時候約四歲,家母帶我去太古城商場歡樂天地。記憶早已模糊,記不得何月何日何時,只記得面前有玻璃巨箱,其內有十數輛小模型車,有小道路小天橋小高樓。手中則有駕車之圓盤,圓盤有九號標記,所以我控制的小汽車,就是箱裏的九號車。我手中有圓盤,媽雙手中有我雙手,一同轉此圓盤方向令車轉彎,之後媽放手,我自駕九號車不夠十秒,旋即撞柱,車動彈不得,非要等職員來拯救不可了。

還記得另一台巨型遊戲機。這台機器有小水池,水池邊壁上有小城堡。城堡裏有炮臺,有大小窗戶,國王公主及其軍隊,都在堡裏。城堡對面,水槍有四,玩者在水槍下方孔塞入金幣,音樂即響起,水槍立刻射出水柱,柱如繩,水槍指向何處,水柱就射向何處。城堡窗戶,各有機關,射水啟動這些機關,就令城堡另一處某巨輪轉動。堡內的水,愈來愈多了,士兵的舉動,漸漸有了變化。有士兵站在窗邊伸出槍管,各人即以水槍射之,後來炮臺忽爾伸出大炮,各人又向大炮射水,但大炮裏的透明肚子很大,射水良久,才將大炮打倒。士兵漸多,在城堡頂上看得到,在每一層的窗邊也有,眾人忙向各士兵站處射水,士兵一遇水擊,即如木板般往後倒。喇叭音樂一轉,城堡門忽然打開,軍隊護送國王公主離開城堡,眾玩者即以水槍射向車隊,車隊因有水阻,前進得很慢,但水卻不能打翻馬車。未幾,車隊忽爾投降退回城堡內,遊戲至此結束。水柱軟下來往下垂,只剩水滴。

五歲,由港島搬進新界住,偶與家人往荃灣廣場歡樂天地玩。廣場實為購物商場,有地底層,有地面層,上有五層,廣場五樓有歡樂天地及反斗城。而每次去這間歡樂天地之前,必先訪反斗城,玩店內名牌玩具,玩具只可試玩,買不起。

金幣的力量早已知,獎票的力量,在讀小學以後才漸漸明白。從此以後,在歡樂天地玩就十分謹慎,因手上的金幣比以前更重要了,金幣能使我玩遊戲機取樂,而某些遊戲機在我取樂之後,還送我獎票,收集獎票達數百數千,即可以換窗櫥內的文具與名牌玩具。這些玩具,在反斗城買不起,卻能經這裏的獎票換來,我怎麼可以亂花金幣呢?每次來到這裏,媽送我十個金幣後,總先在店裏巡視一圈,看看哪些機器容易得到獎票,哪些機器沒有獎票,哪些機器好玩但獎票少。如果有新遊戲機我不懂得玩,就站在旁邊看人玩,看獎票多不多。金幣決不可以白白浪費。

投籃遊戲機不玩,因從來沒有打過籃球,機器裏的籃還升高降低,太難玩了。後來得知有作弊術,持球於籃框感應器前上下升降,令機器以為有球入籃而計分,但見人作弊後,獎票依然少。「扑傻瓜」機有兩種,一種是以搥打地鼠,另一種則是以手打鱷魚,獨玩「扑傻瓜」最興奮,遊戲開始後,初時每隔一二秒才彈出一個頭來,要以搥打之並不難,但到遊戲將要結束時,卻有兩三個頭急速彈出又迅即縮回洞裏,迅即又有另兩三頭從別處彈出,玩到這個時候,只能在各洞口瘋狂打打打,玩得氣喘汗流。遊戲機吐出五張獎票,或許只為作安慰吧?

木球遊戲機,每次去歡樂天地必玩,但只玩一次。遊戲機之貌如保齡球場,但比較小,球道傾斜,盡頭處拱起,拱起處後有斜板,板上有五道矮牆圍成同心圓,木球滾至球道盡頭拱起處,即如人跳起,再落在同心圓層層矮牆隙間。各隙分數不同,若球落在最外層牆隙,得二十分,如落在中心圓牆內,則得分一百。木球堅實,六七歲小童玩此遊戲機,務必學會打保齡球的姿勢,以這種姿勢用盡力氣推木球,使球滾到拱起處跳起。如果用力稍弱,木球滾到半路就無力往前,遂回退。

另有遊戲機,人稱「大板牙」,也有木球。這台遊戲機有大氣槍,氣槍對面有小丑臉,巨大而平,其貌若人露齒笑,但此嘴極大,露出六齒。玩這台遊戲機如果想得到高分數,就要以大氣槍瞄準六齒射出木球,木球所擊倒的大齒愈多,獎票愈多。

最能令人以金幣換得最多獎票者,莫過於種種近乎賭博的機器了。其中一種貌如波子機(即彈珠檯,英文為pinball)。入金幣後,七按鈕隨即亮起,按鈕各有號碼,而機內則有七孔,玩者按其中兩個按鈕,後按「啟動」掣,引擎音樂即起,有兩球從另一孔彈出,如波子機之鋼珠般,滾至另一邊,後來再於一排排鐵釘中反複踫彈,時左時右,最後二球落入兩孔中。若玩者所選之兩洞,即後來鋼珠所落者,即中累積大獎(即英文謂Jackpot),得到獎票上百張。但我只見人中大獎,我卻從無中獎。

也有遊戲攤位,以擲金幣換獎品,與荔園的遊戲攤位相似。例如有擲彩虹,攤位內有大方桌,桌上印有許多扇形框線,框線裏有四種顏色,紅色框最寬,紫色框最窄,擲幣者如果能使金幣停在框線內而不踫邊線,就有獎品,擲中紅色所得的獎品是小公仔,擲中紫色者,則有大卡通公仔。不過擲幣對我來說,實在太浪費,所以幾乎沒有玩過。

見人中大獎,得獎票數百,即心起妒意。見人買上百金幣發狂擲彩虹,卻又感到自卑,因為自己手中有六七個金幣而已。只好以長輩的訓誡語「玩物喪志」來安慰自己,卻又想不出自己的志向是甚麼。沒有志向,何來喪志?沒有志向,或許就不怕玩物吧?手中金幣已盡之後,就跑到店外,站在玻璃欄邊,俯視地面層音樂噴泉表演。彩燈令水忽黃忽紫,特製水管令水柱隨音樂扭成花,各大小水柱隨節奏而調節水流,所以時高時矮,數十水柱構成立體琉璃動畫。表演至後段,音樂漸見激昂,水柱也隨着音樂的變化而愈噴愈高,表演完結前那一刻,水柱噴到五層樓高,各層樓眾兒童觀眾莫不驚呼尖叫,玻璃欄上有小水點。

水柱落下,散成水花,音樂噴泉回復平常噴水池,水柱再次砌成扇形,而水扇兩旁,也各自有兩組水柱砌成長裙狀圖案。看過機械水泉表演後,剛才心裏的妒嫉,似乎已沖洗乾淨。但下次再來時,嫉妒心復又來。

文:麥敬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