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都是管治不彰

執筆之時手機的新聞速遞忽然彈出了倫敦貨車襲擊事件,看來比較像是針對伊斯蘭教徒的報復行為。上周倫敦的大火,人民還未定下神來,現在忽然來個恐襲大報復。恐怖組織將中東國家的戰場轉移至西方國家遍地開花,已是當下的棘手問題;既是外交,更成為內政問題。

保守黨的管治困局

但即便沒有恐襲,上周倫敦的大廈大火就進一步把保守黨政府的管治打入深淵。現在的討論焦點已不單止是大廈建築物料問題,而是究竟保守黨政府上至中央下至地方是否出現了管治問題。倫敦大廈大火所屬的肯盛頓區地方議會是由保守黨執政,事發至今被譏為「無影議會」,救援無力,結果都是要中央政府出手,成立跨部門小組接手處理善後,即時發放現金津貼及居住津貼,救了地方議會一命。

保守黨的管治困局,在於卡梅倫上台之後,保守黨無法弄好內政,不斷將施政視線轉移,把重要且尖銳對立的政治議題放上全民討論,造成社會高度對立,然後大撈政治好處,將內政丟在一旁,公共服務質素慘不忍睹。自從工黨「第三道路」的貝理雅/白高敦的路線告終之後,保守黨以財困為由不斷大砍政府開支,加稅減服務減財赤等工作,但經濟沒有起色,又不得人心,加上為了讓保守黨完全執政,擺脫需要與小黨合作的困境,保守黨就在他領導下將社會的視線轉去搞公投,將全國政黨都扯落水,耗費精力於無休止的政治討論之中。

卡梅倫在2014年搞蘇格蘭獨立公投,掀起了全國討論。到了投票前一個月,形勢急轉直下,獨派有機會贏出,於是連工黨的上上下下都被迫加入反獨陣營,所有政黨都在卡梅倫身邊團團轉。後來蘇獨被否決,保守黨就藉此氣勢在2015年再衝國會選舉,然後在民調不太樂觀下奇蹟地贏了,佔了過半數議員而連任。問題是英國經濟一直無法提振,面對嚴峻的經濟危機,他再把視線放在政治議題上,把原本只是保守黨內小撮人的派系議題放大,竟把脫歐問題提上公投。原本保守黨也相信可以高票過關,打擊黨內右傾路線歪風,再加上他估算工黨等最終都會落水反對脫歐,話口未完一個不留神,忽然脫歐派贏了,搞出個「大頭佛」。卡梅倫搞到天怒人怨,終要下台。

文翠珊能撐多久 有很大疑問

問題是,卡梅倫是「撕裂王」,接手的「May姐」文翠珊卻同樣沒法搞好經濟,又想起了政治對立大撕裂,於是在今年忽然又搞大選,還想藉收拾脫歐談判捨我其誰的救世主角色來拉動選情。結果選民真係支持唔住。老實說由2013年放風蘇獨公投開始,人民4年內兩次選舉兩次公投,正常的真是無法忍受。今次大火進一步展示了「May姐」的應急能力及處理危機能力之不濟。搞政治搞得太過頭,一年就要搞一次「政治大騷」,每一次都在撕裂社會,社會連癒合的時間都沒有,執政者又再帶頭不斷製造撕裂,還鬧對手工黨及自民黨在搞對抗不合作在下議院就反恐法案拉布,內政一團糟又不敢直對人民,還自吹自擂大唱過往保守黨任內解決了多個政治難關,未來需要她來帶領脫歐談判云云。現在連保守黨「大好友」《泰晤士報》都有文章大鬧卡梅倫搞到政治一團糟,現在拍拍屁股在享福。究竟「May姐」還能夠撐多久,實在有很大疑問。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文:王慧麟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