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時事,談經典:港鐵(又)加價與Huckleberry Finn

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頑童歷險記)是美國小說家Mark Twain 的名作。Huck Finn 是個十二、三歲的青年,故事圍繞他與一個逃跑的黑人奴隸到處歷險。故事有趣除因為他們驚險的旅程,還因為故事的背景設定:在還有奴隸制度、十九世紀中期的美國,大多黑人都是白人的奴隸,為他們工作。白人與黑人奴隸幾乎絕不會成為朋友,因為這不是當時的社會「道德準則」。但故事中Huck Finn 不但與一名黑人奴隸Jim 成為好友,互相關心、照顧外,還幫助他逃脫,逃離奴隸生活去尋獲自由。Huck Finn 在旅途上一直掙扎,因為他深知自己的行為是絕不為社會所接受。但基於自己的良心和良知,Huck 決定背棄傳統社會的觀念和準則,跟隨自己的心去幫助Jim 尋獲自由。

從我們的時代角度去看,Huck 去幫助受到極不公平對待的黑人Jim 是值得讚許,但同時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們明白不同膚色和種族的人都應有同等的權利。但其實Huck 在當時社會環境下能做出這決定,是需要足夠的良知和勇氣去跟隨自己的心做事。反觀現代,當我們社會還存在不同的不公平時,我們當中又幾個能做到Huck Finn 般,身為白人擁有比黑人高的地位和權力,卻能憑良知、有勇氣去幫助受壓的一群?

港鐵以不同理由,在以十億、百億元計的盈餘下,仍不斷加價,加重大眾交通負擔。很多市民在缺乏選擇下就要受不公平的壓榨。升斗市民其實就像奴隸Jim 一樣,不斷受到大財團、有權力的人欺壓,但在我們的社會,還有像Huck 般的人存在嗎?雖然我們社會比以前少了不同的歧視,又沒有奴隸制度,但沒權力的人被欺壓的情況有變嗎?

現今社會的準則彷彿變成金錢主導。港鐵為公營機構,提供大眾可說是必需而難以有代替品的鐵路服務。雖然公營機構尤其像港鐵般的上市公司與公共事業有分別,公營機構可以盈利為主要目的,公眾利益未必是他們的商業優先考慮,但本是政府營運的公共事業給私有化後,股東的利益就必定要凌駕於一切嗎?是否一定要利用難有替代的先天優勢,有錢盡賺,全力壓榨一般市民?

Huck 受良知感召,並鼓起勇氣面對社會對他的批評,放下自己為白人的先天優越身份,幫助Jim 脫離欺壓;港鐵擁巨大優勢,卻像被金錢蒙蔽良心,持分者又不願放棄自己部分利益,體恤及幫助社會受壓迫的人,以致社會出現極不公平的現象。

Huck Finn 在旅途中遇到過兩個行騙維生的人,他們冒認為名劇團到處演出無稽的戲劇,又冒認為別人的兄弟去騙取其家人所繼承的遺產。這兩人可說是聰明狡猾,但卑鄙至極;港鐵年年公布巨額盈餘,卻理直氣壯地不斷加價,不用偷呃拐騙,擺明車馬就要剝削市民大眾,除了無恥,就只有非常無恥和極無恥能作其形容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