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令誠哥哽咽

誠哥喎,有什麼風浪未見過?

一把年紀但老當益壯,富甲一方卻清茶淡飯,潮州漢,大男人,有淚不輕彈。是什麼令誠哥哽咽,女媧又能否真的補天?

誠哥說得隱晦,但我們都聽得懂。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漢,低低地躀一鋪,很難受吧?由堅持不提名,到最後開腔撐林鄭,香港的未來,返魂乏術吧?

反對林鄭當特首,可以有一百個理由。政治立場不談,最底線的原因,是「無常識」。指的,不是關於如何使用八達通或在哪兒買廁紙,而是向泛民選委哭訴。

她問,點解有人無做嘢,卻有高民望?自己不停做,卻被當成「衰人」? 堅離地的她,誤把政治當作學校考試。其實,政治,恰恰是考試的相反。努力和IQ,未必是幫助,有時反而是絆腳石。

我們都見過,那些在學校裏長期考第一的模範生。這些獨孤求敗,通常有少少高傲、少少寸、少少獨家村。

反之,那些萬人擁戴、高票當選的學生會主席,通常不是考第一,但也不會太hea。他們愛笑愛玩,才華比較全面,性格也面面俱圓。

獨家村,生人勿近。反而不是最叻(但絕不是渣)的人,令人無壓力,甚至有親和力。正如港姐冠軍通常不是友誼小姐,反之亦然。上天好公平,誠哥話齋,人無完人。

林鄭「無常識」之二,是在泛民面前呼冤。討同情,都要選對象。朋友就算不認同你,最少給你拍拍肩。敵人?不心涼已偷笑。

有人說,哭,不打緊,林鄭最終還是會流淚行勝利道。我反而信,或許大局還有變數。而且為免變數再變,必定在最後關頭才發生。

見報之時,距離投票不足24小時。齊齊集氣,發揮念力。祝願香港,明天已是新一天。

文:黃明樂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