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搬走港人普選特首的芝士?——寫在小圈子選舉之前

筆者無意貶低民主選舉「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但通過普選形成的集體決定,有「數量感性」和「質量理性」之間的矛盾和內在短視的一面。政治從來都是複雜的,特別是選舉期間的明爭暗鬥,內幕有時是骯髒的、不擇手段的。在政治頂層鬥智角力的糾葛,普通人無法理解。由於互聯網的普及,資訊來得容易,真假難分,知識外在化,人民有錯覺以為自己能夠掌握全部事實,變得自以為是、堅持己見,導致對立。兩極分化非黑即白,競爭民意以決定選舉勝負,這種思維傾向已無法逆轉。網上匿名留言,集體不負責,流於膚淺、情緒發泄的居多。網絡新聞嘩眾取寵,媚俗以爭取眼球,為了高點擊率和出位搶鏡,有些人甚至不惜粗言穢語,庸俗低下的東西實在不少。立場先行,政治也成為「即食式」,簡單地造成對立,撕裂後無法統一。資訊爆炸的同時,市民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而大幅倒退。

港人要反對「普羅民粹民主主義」

物極必反,民主選舉氾濫,會墮落為「討好主義」。一切為了選票,競相出位。為了引人注意,出名就好;極速出名更好。反正幾萬票就可當選立法會議員,那真是一條捷徑。民主潮流,沒有人敢於反對。筆者甘冒大不韙,在這裏明確指出:港人要反對存心討好民眾的「普羅民粹民主主義」,要贊成專注惠民為本的「優質精英民主主義」。政客深諳從政的套路,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們也算是精英。要警惕這些精英政客討好普羅民粹,惺惺作態,忽悠操控普通人,把民意玩弄在股掌之上。反對「官商勾結」、「洗腦教育」、「破壞法治」、「西環治港」、「強國入侵」,逐漸地部分傳媒年年講月月講,唱衰中共、唱衰中國、唱衰中國人,形成慣性潮流。概念先行,單是反對所謂「中央欽點」,民意可以一夕間逆轉,昨天還是白燕,今天變成石堅(屈穎妍妙喻,真是一語中的)。

理論上,經過佔領中環和旺角騷亂後,不少市民對某些偏頗的傳媒已有所覺察,極端行徑的市場空間已有所收窄。但「樹欲靜而風不息」,這裏面有深層原因,令筆者對香港未來5年的政局難感樂觀。不論誰當選下任特首,早晚還會是反對派(不是所謂泛民)攻擊的對象。林鄭月娥也好,胡國興也好,曾俊華也好,甚至葉劉淑儀也好(可惜她未能入閘),擺在他們面前的,是梁振英過去5年來遭遇過的命運。香港現在是一個「只問立場不問其他」的社會。一切罪過都在大陸,都是因為有被妖魔化的中國共產黨、被標籤為專制極權的中國,和被宣傳為令人厭惡鄙視的「強國人」行徑。「西環治港」嘛,反正凡事都有陰謀,甚至「派糖」和給政策好處,都被說成是別有用心、「狼來了」——中共要「染紅」港人、要「殖民」香港。久而久之,信以為真。到最後「狼」真出來了,港獨打正旗號跑出來,又有說法這是大陸通過「狼英」一手造成。不少年輕人被爭取過去,紛紛嚷嚷,無日無之。

港人如不警覺 將沉淪下去

將來的特首,所有主張都還是有人贊成有人反對,但反對的力量較易操作已成大勢所趨。然後,特首會面對一大堆批評,最後還是被戴上「緊跟中央」、「背叛港人」的帽子。於是,政令繼續不行,頭痛繼續醫頭,光陰繼續蹉跎,繼續議而不決,立法會還是拉布扯皮,港人還會繼續互相指罵、繼續指摘/抗拒大陸,也繼續不明所以地夜郎自大/坐井觀天。

香港行將迎來一名新特首,現在最後入閘的3人都說要結束社會紛爭、團結一致向前,好像只要換了人,香港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事實是:無論誰當選,都難以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它不是土地問題,不關民主政制,更非經濟民生,而是大約從2008年國內政經實力顯露開始,各種勢力大規模參與香港政局,把香港作為干擾大陸政局的棋子。這才是香港的深層次矛盾。香港已形成討厭中共/懷疑中國/切割文化的氛圍,特區政府管治鬆軟。香港以爭取普選為題爭論多少年了?成本低、曝光高,既能搶佔道德高地,又能牽一髮動全身,同時組織到相當一批年輕人。是誰搬走了港人普選特首的「芝士」?香港人如不警覺,將會沉淪下去。這不是任何候選人高喊「和解」或「團結」就能夠解決的。

文:關品方

作者是香港大學名譽教授、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