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會棄明投暗投「廢票」?

這一屆特首選舉十分沉悶,到了投票前最後幾天還沒有什麼石破天驚的事情發生。至於說誰誰誰是「中共臥底」,或者傳說有高級公務員將會「跳船」,在這麼重要的選舉中就出這麼點「新聞」,相對來說,確實是小兒科。於是很多人「開賭」,賭每個候選人的得票數,這個看似無聊的舉動,還是能反映香港的政治現實。筆者在此也參與一番。

首先要說明,這裏說的「廢票」並非單指白票。泛民圈內曾經公開討論是否要在這個「小圈子選舉」的制度下,投白票以示不認同或者抗議,但他們普遍認為不能放棄手中的權利與權力,去影響選舉結果。問題的核心是:要不要影響選舉結果?能不能影響選舉結果?這兩個問題在某種情?是相同的,在某種情況下是單獨存在的。

泛民的「原教旨主義者」會認為,他們要影響選舉制度不是選舉結果,在沒有改變目前所謂小圈子間接選舉的情況下,投票都會有違民主精神,所以必須投白票以示抗議。這些人一定有,但應該為數不多,選舉結果有多少白票,能反映究竟有多少泛民選委堅持他們認為的真理。

更多的泛民是功利的,即在有可能獲得更大的好處時,他們會為這些好處放棄原則,他們要影響選舉結果。目前泛民宣稱的綑綁投票呼籲,矛頭直指林鄭月娥,即只要能夠幹掉林鄭,所謂民主原則是可以暫且放棄的。

先不說泛民跟林鄭有什麼血海深仇,也不去猜度此舉是否為了幹掉任何中央屬意的人選,以擺出對抗中央的姿態。唯一可以指出的是,這些泛民是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值得討論的是究竟在何種情況下,會引發泛民選委「出此下策」。

如果曾俊華有機會贏,這當然是導致泛民放棄原則,要將曾俊華捧上特首寶座,泛民成為「造王者」後,可以自由進出禮賓府而呼風喚雨。但泛民手中只握有300多票,即使能夠同仇敵愾,也只有讓曾俊華順利當選所要求票數的一半,還有一半要寄望於「策反」建制派300多名選委。先不說泛民的綑綁是否有效,他們憑什麼就那麼自信,將會有300多名建制派選委會暗中支持他們的主張呢?

要做到上述目的,首先要從內部下手,即做到他們宣稱的98%泛民投給曾俊華,才能給可能「反水」的建制派選委有信心跟隨。那麼,一定要從給胡國興(胡官)提名票的泛民選委中,奪回這部分的票。盛傳給反對派派錢的黎智英,日前爆出只有情報機關可以獲得的「堅料」,說胡國興是「中共的臥底」。黎智英究竟是策反了中共的情報機關還是從美國的情報機關獲得這樣的「猛料」,不得而知,但目的是要達到提前幹掉胡國興則是顯而易見的。

這次選舉最大一個特點是泛民手中掌握的票數是空前的多,另一個特點是泛民空前的分裂。從立法會選舉的亂象可以佐證,泛民不可能做到他們宣稱的98%綑綁,這一點泛民內部的選委十分清楚。即使幹掉了胡官,曾俊華也不可能當選,他們綑綁不綑綁,他們手中的票也不能影響大局,那就是廢票。當然他們如果認為這只是為了宣示立場,就不是廢票,這是他們的一廂情願,無可厚非。

最無辜的就是那些誤信了泛民真的會綑綁,自己手中的一票或許能夠創造歷史,由建制選委打敗建制候選人,將票投給曾俊華,而泛民最後未能做到綑綁,曾俊華也不能當選,這些糊塗的建制派,豈不也是投了廢票嗎?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泛民本身都不團結,還會有300多名建制派選委陪他們「癲」嗎?

最後還是回到賭局,胡國興會有多少票?曾俊華會有多少票?

胡國興在多次論壇中表現出色,是因為他自己不相信能夠當選,放開手腳來表演,自然輕鬆自如。但這不但對民調結果沒有影響,對說服選委給他投票更加無望,因為選委手中的票最終的目的是要左右選舉結果。然而,泛民當中的選委,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還有人在近兩天宣稱自己一定會把票投給胡官。這些選委既不能讓胡官當選,也不能追隨泛民堵截林鄭,成了廢票不在話下,到時胡官得零票,暴露了這些泛民選委口是心非則是沒有下台階。無論如何,胡官的得票應該只有單位數。

曾俊華的得票是最大的懸疑,取決於泛民的綑綁效應有多大,以及有多少建制派「走票」。泛民當中,有些人是無論如何不能喪失政治倫理的,因為曾俊華對於社會福利以及多建公屋的負面態度是有目共睹的,社福界和基層泛民如果公開支持,以後的選舉工程將會被秋後算帳;但至於有多少人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則很難說。但選舉之後數票,形成窩裏鬥,他們更難看,也會導致他們進一步分裂。這是後話。

至於建制派選委,他們當中誰會投給曾俊華,也是難以預料。畢竟這是不記名投票,建制派在政治不成熟的香港,也會有年紀大了還有反叛心態的。但明知泛民不可能成為「造王者」,投票給一個不可能當選的候選人而成為廢票,唯一能夠達到的目的是宣泄一時之快,這樣的選委一定極之罕有。由此觀之,曾俊華的得票,一定不會超過300。

這次選舉,充滿懸念,選舉結果出來之後,一定會滿地眼鏡。究竟是誰跌的眼鏡,不妨拭目觀之。

文:阮紀宏(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7年3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