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室中的選擇題

近年在社會出現對立與分化,往往成為通識科的題目,亦是通識課堂的重點討論議題。例如,早年便曾有公開試題問及考生就發展大型基建,要求他們論證「應優先考慮整體社會利益還是個人利益」;也有題目問到「就中國目前的發展而言,經濟發展應優先於環境保護」。通識科一直強調的便是以這些看似分歧明顯的社會議題,利用其爭議性,訓練學生以不同角度提出論證,最終期望他們建立自己的價值判斷。但到底,這樣的價值判斷是一個怎樣的建立過程?

就以困擾社會多年的住屋問題為例,近年政府或發展商頻頻強調這是因香港土地不足,所以必要用盡一切手段找地。他們質疑「郊野公園是否神聖不可侵犯」,認為只要開發部分「生態價值較低」的郊野地方,對解決住屋問題將收立竿見影之效,但此設想引來不少環保人士的反對。這便是一個絕佳的「通識」議題,老師在設計課堂時,可以不同持份者的角度,包括政府、環保人士、普羅大眾、發展商等的利益轇轕,引導同學探討各人就社會發展的價值分歧;同學在學習此議題時,亦能跨單元地應用「可持續發展」、「發展與保育」、「生活素質」等相關重要概念。

正反對立

老師在設計課堂或擬題時喜以「滿足住屋需求優先,還是環境保護重要」這樣的二元對立命題討論。同學一般會就老師所提供的資料,比較各持份者對發展郊野公園的觀點,探討背後的價值分歧,再得出自己的看法;要以論文完成這樣的討論,經多年操練的學生一般都懂得如何進行正反立論。但曾經不少學生就曾坦白道,如果正方論點容易寫些,便會選擇以此作為自己立場。如此,不少通識課堂便變成一張整理正反雙方立場的列表,哪一邊論點多些,便成為學生取決立場的依據。如此,能否真正做到幫助學生建立個人價值判斷,令人質疑。要改變學生這樣的應試心態、思維習慣,雖然艱難,但老師仍會嘗試在課堂上力挽狂瀾。

但最初其實是誰提出「經濟與環境」的對立?特首梁振英甚至曾提到,若社會容許政府開發郊野土地,他將會以「成本價」出售新開發的房屋,這種不惜一切代價盲搶郊野用地,社會住屋問題可以純粹透過增加土地供應的發展邏輯,方便了討論,卻製造了誤解,或隱含了某些社會議題背後存在的根本制度問題——公屋輪候時間長、豪宅劏房化、樓價嚴重脫離大眾負擔水平等的住屋問題,都只是因為土地短缺?當港人港地都不能確保住屋售予港人、辣招推出多年都未能壓抑瘋狂樓市時,如何保證開發郊野公園便可成為解決住屋問題的良藥?一個議題牽涉問題之廣,本來最需要耐性慢慢梳理、討論,但課堂內的討論一跟隨上述的二元對立,矛盾突顯後方便了立場抉擇,但更容易讓我們忽略仔細、深入的討論,無視背後的制度問題,例如發展的目標是什麼?由誰訂?為誰發展?誰來決定生活素質如何才算理想?

(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真的有「經濟與環境」的對立嗎?)

文.洪翠蘭@教育工作關注組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7年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