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網絡言論中的「不文明話語」

剛過去的星期天,3名特首選舉候選人在教協舉辦的特首選舉論壇中同場比併,林鄭月娥在回應一名高等教育界選委的提問時,自言是「白色恐怖受害人」,又指影星蕭芳芳為她拍宣傳片,結果卻被網民辱罵,香港社會不能容忍這種「恐怖」。

林鄭月娥的「白色恐怖論」,是小事化大和引喻失義。林鄭月娥也許指向了一些確實有其不妥之處的網絡現象;但那些現象,不能以「白色恐怖」來形容。

閱讀不文明網絡評論 減開明程度

有問題的現象,是網絡往往是「不文明話語」(uncivil discourse)的溫牀,如措辭強烈的髒話、人身攻擊、帶有種族或性別歧視的語言等。就算是「互聯網2.0」到來之前,很多傳播學者就已經關注到網絡上的不文明話語或行為的問題。在較早時期,網絡論壇主導的時代,因為人們在論壇中毋須以真實名字出現,行為和說話會變得不受社會規範約束。就算後來到了社交媒體時代,大多數人都用上了真實身分,但因為說話時看不見「聽眾」,而且聽者不一定會就着言論作即時回應,所以傳統社會規範的約束力仍然會比面對面傾談時低。結果是人身攻擊或帶有歧視性的言論較容易出現。

實證研究發現,閱讀言語上不文明的網絡評論,會使人們對自己已有的態度更為肯定,同時減低人們對事物的開明程度。當網絡上流傳着大量不文明話語時,人們會較不敢表達意見,甚至連以「按讚」形式表達觀感都會減少。這會造成在個別圈子裏的「沉默螺旋」,抱持着在某一圈子裏算是少數意見的人會選擇沉默,或索性離開該圈子。這也是「網絡迴音廊」和民意兩極化的形成機制之一。另外,希臘學者Yannis Theocharis及其研究團隊在最近發表的一篇研究文章也指出,就算在西方民主社會,網絡上的不文明言行也會促使政治人物迴避在網絡跟公民互動。他們的研究覆蓋了德國、希臘、西班牙和英國,發現公眾推特(twitter)帖文中屬「無禮」(impolite)的比例愈高,選舉候選人的推特帖文中屬「促進互動」(engaging)的比例就愈低;而且,當一些其他變項的影響被排除掉之後,一個「促進互動」的推特帖文,更有可能引來無禮的回應。於是乎,政治人物迴避跟網民互動,推特戶口變得只是一個廣播平台,社交媒體促進公共討論的潛力無法發揮。

不文明話語不能等同「白色恐怖」

所以,如果有人說,無論大家多不喜歡一名特首候選人、多不希望她或他成為下任特首,都毋須以人身攻擊的話語來評論,更不應該以這種話語來對待其家人或支持者,我自然是同意的。不過,從另一角度看,有幾點要指出。第一,不文明話語不能等同於「白色恐怖」,後者雖然未必有很精確的學術定義,但指的通常是當權者如何使用自己的權力來製造恐怖的效果。而在真正的「白色恐怖」中,人們之所以需要噤聲,是因為不噤聲的後果,並不止是被多少人辱罵,而是工作以至人身安全可能會受到威脅。而且,由於實施「白色恐怖」的是權力擁有者本身,社會上難有制衡的力量和機制。相比之下,網民的一點不文明話語根本不會產生同樣的效果。如果有網民在言論中重複地對他人作出實質性威嚇,那名網民就已可能犯了刑事恐嚇罪。亦即是說,如果網絡言論真的超越了言論的範疇,變為具威脅性的行為,也有法律途徑可以處理。

第二,請不要以偏概全。網絡上有很多情緒化的表述,但情緒化的表述不一定都涉及歧視或人身攻擊。從facebook專頁帖文搜尋器QSearch中以「蕭芳芳」為關鍵詞搜索,在3月8日晚林鄭辦公室發布短片後24小時內,絕大部分媒體,包括親民主派的「立場新聞」和「852郵報」,都只是平實地講述短片的存在及其內容而已。批評聲音集中在網民評論,雖然筆者無法在極短時間內作正式統計,但目測所見,在最多人回應的評論中,提到蕭芳芳的聽力問題的只屬少數。另外,批評她的聲音,其實主要只存在於網民之間的私人傳訊和跟時事直接相關的專頁中,沒有人刻意去當事人或跟當事人相關的專頁去「搞事」。網上有一些人身攻擊的言論是沒有錯,但「蕭芳芳受到網絡欺凌」這種說法,實在是言過其實。

保障言論自由 需尊重最不同意言論

第三,雖然很多傳播學者都呼籲大家留意不文明言行可以帶來的壞影響,但在一個自由社會,沒有人會建議任何機構去禁止不文明言行的。什麼是文明、什麼是不文明,本來就沒有清晰的界線。在理論上,理性的公共討論(public deliberation)和言論自由之間有着難以完全化解的張力:理性討論需要我們對言論有一些合理的規範和管理(management),就像一場論壇需要對發言的秩序和內容有一些最基本的規矩;但保障言論自由則需要我們尊重那些我們最不同意的言論。所以,我們只能游說,不能禁止,就如我們可以勸喻人們不要過分情緒化,但我們不可以阻止人們表達或發泄自己的情緒。

帶風度面對批評 比上綱上線類比要強

說到底,在今天的網絡社會中做公眾人物,有多少人沒有被別人在互聯網上用粗言穢語「問候」過?幾年前,美國笑匠及清談節目主持人Jimmy Kimmel在他的節目中加入「明星讀毒舌推特文」(celebrities read mean tweets)環節,每次找來一批歌影視界名人,閱讀推特上一些關於自己的惡毒留言。最近Jimmy Kimmel主持奧斯卡頒獎禮,也在節目中加上這環節,效果不俗。奧巴馬亦做過「明星讀毒舌推特文」的嘉賓。其實,帶着幽默感和風度來面對毒舌的批評,總比用些上綱上線的類比要強得多。連這點也做不到,又憑什麼說跟大家「同行」?

文:李立峯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