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電影《踏血尋梅》 翁子光導演的致勝之道

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剛完滿落幕,筆者為著榮獲十三項提名,最後以包攬七項獎項的《踏血尋梅》而欣喜若狂。翁子光導演的作品《踏血尋梅》,得到金像獎評審的肯定,「最佳新演員」白只、「最佳攝影」杜可風、「最佳編劇」翁子光、「最佳女配角」金燕玲、「最佳男配角」白只、「最佳女主角」春夏及「最佳男主角」郭富城。《踏血尋梅》的成功,究竟是誰造就?

如果沒有留意世界各地對《踏血尋梅》的肯定,大概香港人可能會對這電影感到有點陌生,始終票房不如其他提名的電影。不過,在不同的影展,已對這作品有正面的肯定:如電影被《第22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評為最佳電影、推薦電影;翁導為《第1屆柏林華語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最佳導演;《第10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郭富城及春夏分別取得最佳男、女主角;白只成為《第五十二屆金馬獎》、《第22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第19屆富川國際幻想電影節競賽單元》最佳新演員/男配角⋯⋯獎項之多,其實不能盡錄。而我,也不是為了數《踏血尋梅》得到多少獎項而寫這篇文章。

我對《踏血尋梅》有著非一般的情意結,筆者曾於翁子光導演有過數次接觸的機會,當然,翁導大概不會記得我這個當時仍是讀電影系的學生。在2011年,由於一些拍攝的機會,我認識了翁導的朋友(我當時製作的導演),在導演的言談間得知翁導這個人物,並知道當時電影仍名為《踏雪尋梅》,該年已憑劇本獲得「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HAF」大獎 ,並找到郭富城及杜如風合作,只是突然投資者撤資,計劃被迫擱置。

隨著之後有幸接觸拍攝紀錄片,參與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舉辦的紀錄片課程,有幸上了翁導幾天的課,獲益良多。其後,我一直關注翁導的社交網站,並透過翁導的編劇作品,如其個人作品《明媚時光》(2009)、《微交少女》(2013)及 麥浚龍導演的《殭屍》(2013)和郭子健導演的《救火英雄》(2014),看到了翁導的輪廓,感受到那淡淡的人性陰暗面。那是言語不能論及,如果以色彩比喻,那應該是透了一點光的霧灰色。我找不到更實在的形容詞,只能夠這樣子概括我對其作品的感覺。

當2009年首個自編自導作品《明媚時光》失落金像獎「最佳新導演」,但經過努力,他改篇了香港2008年發生的一宗碎屍案,代入了自己的看法編寫了《踏雪尋梅》,本一心以為得到「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HAF」大獎,終可再走電影路,卻被撤資。其後到了2013年拍攝了《微交少女》這比較商業性質的電影,才再次得到注資,成功開拍等待了四年的劇本。昨天,《踏血尋梅》在金像獎大放異彩,雖然翁導無法獲得「最佳導演」的殊名,但當知道他走過的路並不易走,心中也已經成為我的「最佳導演」。

若果有留意我寫的文章,都會知道我在探討情緒病,作為一個躁鬱症的患者,也作為一個熱愛電影的香港人,我真的為翁導而感到驕傲。我從社交媒體得知他也曾有過抑鬱的日子,我也不肯定他有否已經走完抑鬱之路,但我猜想,昨天的成果見證了他的堅持。看著他走過的路,躲在家中望著電腦敲敲打打的我剎是慚愧,即使讀過電影、碰過了一下電影圈,卻因為患病而放棄了電影夢。

所以,翁導真的是很厲害的人物,電影之於成功,是因為他沒有放棄自己,即使發病有多痛,也都捱過了。成功,在於堅持,而時間會證明努力會得到的好結果。

再一次恭喜翁導及一眾演員、幕後人員,你們的用心,刺激了我的鬥心。但願有一天,大家都能闖出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