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吳克儉解釋新《基本法》教育政策

早前有傳媒報道,吳克儉約見了不同辦學團體,談及教育局計劃推出新的「《基本法》規劃及自我檢視工具」。當中包含3份表格,分別是「基本法教育時數」、「學與教資源運用及評估」及「校長/教師參與基本法教育培訓的情况」。消息一出,即引起學界及市民關注,擔心新政策是否要「監視」學校進行基本法教育的情况?

制訂政策過程愈見倒退

以往政府制訂政策時,必先諮詢相關人士及團體的意見;但近年,政府「零諮詢」的情况愈見頻密。除了早前取消「廣泛閱讀計劃津貼」之外,今次教育局亦似是有意忽略諮詢的過程。教育局至今仍未向教協及前線老師解釋新政策的目的及細節,亦未有邀請同工表達意見,只是向個別辦學團體閉門解釋政策,做法不能接受。

教育局「零諮詢」的做法,讓外界無法得知新政策的內容,難免令大眾產生疑慮。結果有關的報道一出,大家便有很多疑問。

欠缺透明度 令大眾生疑

我與葉建源於10月20日已經向吳克儉發出公開信,請他解答公眾對新政策的9條問題,但可惜至今未有回覆。

9條問題當中,包括要求教育局交代新政策的目的是什麼、會否諮詢前線教師及教協等。其實學生需要涉獵的學習範疇眾多,何解教育局特意針對基本法教育,要求學校如此仔細地呈報教學情况?當中是否有政治考慮的成分?這都是公眾關注的問題。

另一方面,教育局要求學校呈報「基本法教育時數」,令人關注教育局是否設立了一個所謂硬性的「達標時數」?如果學校「不達標」,教育局又會否跟進,甚至責成學校?學校對此是非常擔心,特別是不同學生的學習需要皆不一樣,學生的學習負擔又已經不輕,如果硬性要「加鐘」,會否影響學生其他學科的學習?這樣的硬指標真的對學生最有利嗎?

以差劣教材加強基本法教育?

學校亦要進行「學與教資源運用及評估」,教育局是否有意統計學校有沒有使用教育局提供的教材?須知道,雖然教育局近年熱中於製作基本法相關的教材,但這些教材往往是不全面甚至是偏頗的。例如去年出版的「活學趣論.基本說法——基本法視像教材套」已被批評是繼承「白皮書」的論調,而且迴避爭議、概念錯誤。如果教育局在這些不合格的教材上加強基本法教育,對學生只會是弊多於利。

最後,教育局要求呈報教師參與基本法教育培訓的情况,這同樣令人憂慮教育局是否要設立一個「達標時數」,要教師在目前排山倒海的教學負擔及行政工作上,再百上加斤。教師難以抽出時間與學生相處及進行輔導工作,對學生恐有負面影響。

我們要求教育局在解釋清楚上述的問題之前,應先叫停新措施,以免產生混亂。同時,教育局日後制訂新政策時,必須先諮詢學校及前線老師的意見,不應再推行未得到支持的政策。

作者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