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證明《十年》錯了

有關《十年》的爭議,其實不停搬龍門。

《十年》上映時,他們和你講政治,打壓抹黑禁播。

《十年》得獎時,他們和你講藝術,打壓抹黑禁播。

所以我覺得《十年》得獎,何不大方坦承:既是一齣講政治的電影,因為政治因素得獎,理所當然。

因何要強行把一齣講政治的電影得獎,硬生生講成和政治無關?

你要講藝術,和其他4部作品相比,《十年》有一個巨大優勢:時代性。其他4部作品,你完全可以放在10年前或10年後拍攝;但《十年》不同。

放在10年前太早,那時一國兩制還未崩壞至此,就像預言行星撞地球的題材,緊張而無共鳴。

放在10年後又太遲,因為那可能成為了現實,沒有了電影中「為時未晚」的主題。

《十年》的題材,正正寫出這些年香港人的憂慮,單單《本地蛋》個題材,10年前根本不可能出現。

歷史回看,一眼便能認出《十年》所屬的時代。

你要講政治,也很容易。請用文明法制民主的方式管治香港,讓《十年》所預言的壞景况全部落空,讓香港人毋須受恐懼打壓,讓我們可以自由自主的決定看哪一部電影、提名哪一部電影。當金像獎的名單都受到「一國」打壓,我們究竟還如何相信香港有「兩制」的自主?

說「政治綁架電影」的人,為什麼不敢批說「《十年》是毒草」的《環時》?為什麼當中央禁止轉播本屆金像獎,他們不說黐線?為什麼當國情要求鬼片無鬼賭神只能玩魔術,他們又不離場抗議?

我要作出另一個「十年」預言:金像獎改變評審制度,委員大換血,不再由業界出任,改由愛國人士擔任;主席有生殺大權,一票否決,就像立法會的財委員主席。

金像獎這次風波告訴你:不受操控的選民產生了不受控制的結果。

請告訴我《十年》是錯誤的。

原文載於2016年4月8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