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選舉

選舉日在即,這回想從歷史角來跟讀者簡單談談甚麼是選舉。

中國歷史上很早已有選舉的出現。選舉一詞是從《周官》一書所記載的鄉舉里選簡化出來的。當然,它跟我們現在說的選舉很不同。在先秦時期,是指政府選才任官的意思。歷史上最著名以選舉制度來替政府尋找人才的,自然聯想到西漢王朝。那時的選舉,起初是皇帝為了想吸納所需人才,而下詔要求地方舉薦人才,例如常聽見的賢良方正及直言極諫之士等。漢武帝時舉薦的科目很多,除上列的兩種,還有治河、文學、明經、兵法等,總歸可分為孝廉(即孝子廉吏)、茂才、賢良方正和文學、其他特科。例如大名鼎鼎的張鶱便是以特科進身朝廷,曹操亦曾被舉為孝廉。這時的選舉,主要是為皇帝從地方選拔人才之用。後來漢末大亂,人口離散,這種制度不能再有效運行,曹操以後改為九品中正制選人任官,到了隋唐時又被科舉取代。

西方社會亦很早便有了選舉。現代的政治學、民主制度,眾所周知源於希臘及羅馬時期,古雅典文明信奉民主,古希臘文中,叱主一詞的含義是「人民主權」,最早使用「民主」這個詞的人是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希臘不少城邦都是奉行選舉制,公民大會是國家(城邦)的最高權力基構,所有的公職人員,包括最高的執政官都是由選舉或抽籤產生的,任期有限,輪番而治,當然,那時代只有自由民,甚至有產者才有投票權,女姓、奴隸是不具投票資格。

那些年的時代是一個看重人品德能力來選舉人才的時代。人們深信,好人來執政必然是效果最好,美國立國初期,當舉國仍是一片混亂,要選總統時,那時的人,即使已相距古典時代二千多年,但仍深信這一原則的(華盛頓可說是當中的表表者),當時的選總統的制度很簡單,每個州(那時美國還只是十三個州)推選出選舉人投票選總統。憲法規定,每人可以投兩張總統票,其中一名必須不是本州人。最終選出票數最高的人為總統,次高的為副總統。這種制度,其實就是源自那種選「好人」的思維,也就是看重道德。而且美國第一代的人都知道,當是要選的好人只有那麼一個,就是不想當總統的華盛頓總統(當然,副總統亞當斯,也就是後來的第三任總統,都是一個古典政治定義上的好人)。

那為什麼會演變成現在選舉的模式,又要政綱,又要政黨,又要爭取支持,還要質詢對手呢?也不用等太久,只不過十年時間。而原因,也不過是政治觀點的不同,而出現了政策分歧。還慢慢有了反對聲音(還慢慢有了反對黨),透過當時新興的媒體──報紙,對政府的政策進行評擊。於是整個社會的氣氛轉變,對事情有相同看法,相同政治傾向的人走在一起,也慢慢有了政黨。當有了黨派之爭,就不再是一個選好人的遊戲,而是開始了實力、支持者的較量。這也就是現代政治的開端。

回顧這些歷史,我們看到,即使形式上轉變,社會要求轉變,選舉要選的,始終有一大原則,就是有能力為社會做實事的人。即使古典政治認為的選好人原則,也是因為當時的風氣是,認為一個道德崇高的人,自然在制定政策是亦是無私,亦是對國家最好,最有利的。所以,即使現在的選舉政治遊戲方法不同,但有些原則應該要堅持下去,甚至傳下去。

可是,香港的民主選舉從一開始已走向歪道。我的一位老師在回顧九十年代香港最初有選舉時,就是一車車的旅遊巴,在大辦一些旅行團時,順道送參加者去投票,當中的老人家也不知選誰,只是村長給了號碼,入場打指模便可,反正老人家也不識字。據說當時新聞還有播訪問出來。我沒有深究是否有片可以佐證,因為蛇齋餅糉這些東西,在這二十年已不是新鮮事了。但最大的禍害在於,香港的公民意識。選舉教育,從一開始就已污染。但這也已是舊聞,不少人亦已提出方法,應對這些種票,造票手段。最令人擔心的,卻是現在候選人連現代政治人才應有的素質也蘯然無存。

現代政治與古典政治最大的不同,在於對參與者的議政能力要求較高。進入議會,本身就是為了討論政策,找出最適切社會發展道路的路徑來前進。建制派議員的表現有目共睹,如何出賣香港也是磬竹難書,也不用於此再言明。然而新晉的政治人物,參選者,在各個選舉論壇上,不斷制造笑話,醜態,也是令人擔憂。最簡單例子,在選舉論壇中,不談政綱,不針對社會議題,只顧作人身攻擊,或質問人無關痛癢的事情,或為了制造話題,搏上位,無的放矢,不一致對外,反而沉醉於內鬥,其支持者,亦是非黑即白,不是自己黨派的,統統都是敵人的思維。顯不了自身有議政能力之餘,卻露出了自身的不學無術。

看見各方混戰,各陣營互相攻訐本屬自然,但理論上應該槍口一致的卻在互相攻伐,內鬥,真是叫人大感失望。其實回歸選舉的本意,也就是找位最能代表自己,最有能力為社會建立良好生活環境的政治人才,這種人通常不會只提出太離地的政治理念,而是伴隨實務業績,是真正的行動派,為人們謀福祉。我想,除了那些會偽造學歷(因顯示其無誠信)、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者(因其言行不一,霸道,信不過)、還有對自己理應同一陣線的候選人亂放箭,卻不是先攘外後安內(要不是其有私心,就是其無邏輯),甚至不懂說話、思維混亂的人(因為反映其既無邏輯,入了議會也沒能力議政,只尸位素餐,製造笑話),以及只懂說發展經濟,保民生為口號的人(因從不懂一個真正優良的社會,是多元發展,而不應只有經濟,這種人既沒識見,亦唯利是圖)。我想,選民們認為某人是真心做實事,有承擔者,那他就是你心目中的「好人」,「好人」理應要支持的。

文:林皓賢

作者簡介:大專講師,香港城市大學博士研究生,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客席成員。喜歡從歷史出發看問題,以史為鑑。網台節目《歷史述賢》及《通識學堂》主持。研究興趣:宋夏關係、軍事史、當代中國研究、全球化研究、香港研究。著作有《投考公務員題解EASY PASS中文運用》(合著)(2016) 、《香港宗教與社區發展》(合著)(2016)、全球化下的中國》(合編)(2014);《屏山故事》(合著)(2012)及於報章網上發表評論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