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大嶼山

由於母校是工業中學,所以在下一度迷信科技與發展。初中時期,曾幻想架起跨海大橋,將大嶼山、香港島與九龍半島聯繫起來。亦曾幻想將大嶼山發展成與香港島相若的「城市」,與香港島形成「雙翼齊飛」格局。

不過,在下亦一直慶幸這個兒時幻想沒有成真。也許,只有初中智慧,才會想到「發展」大嶼山。因為,大嶼山是一座萬金難易的寶島。是香港人(甚至大陸人)在浮華以外,遠離繁囂圖個清淨的桃源。如今,梁特政府既積極壓縮港人生活空間,也要強行將這個香港人最後的,透氣的地方殺掉,怎不激起民憤。

梁特在《二零一六施政報告》中明言,今年上半年諮詢公眾,「然後推出大嶼山發展藍圖,為相關項目提供參考實施時間表。政府將盡快成立『大嶼山拓展處』,專責有關工作。」也就是說,拓展大嶼山已勢在必行。正是「霸王硬上弓」,港人徒嘆奈何之餘,縱使最終無功而還,也不能眼睜睁讓大嶼山被消滅。

平情而論,盯上大嶼山,並非始於梁特政府。不過,其態度之強硬,手段之粗暴,構想之可怖,居心之叵測,實在令人憤怒。假如默然讓梁特「賣嶼求榮」,讓推土機駛進大嶼山,我們又如何面對子孫後代?

雖然反對聲音有如潮湧,但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四月十六日在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卻表示,「有相當數量的公眾意見都明白和支持大嶼山發展的方向」,而且妄稱「這個規劃及設想,是為香港人而做的。」

這不是睜眼說瞎話麼?香港人不需要甚麼大嶼山發展藍圖。事實是,開發大嶼山,真正的目的是融入珠三角,配合珠三角的所謂發展。

今年一月發表的《第一屆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工作報告》,開宗明義指出,「珠江三角洲一帶的急劇變化,當中包括在大嶼山周邊出現的蓬勃經濟發展,……其北岸會出現一個『城際一小時交通圈』,北面涵蓋深圳前海,西至澳門、珠海。……大嶼山將不再是香港西部的盡頭,而是可直達全球經濟發展最快的地區之一的珠三角中心的重要門戶。」

這即是說,大嶼山將不再屬於香港和香港人。《報告》指出,大嶼山的策略性定位,首先是「大珠三角國際運輸、物流及貿易樞紐」,也是「大珠三角地區和亞洲的服務核心區」。因此,梁特發展大嶼山,完全談不上「為香港人而做」。

特府於二○○七年發表了「經修訂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重申必須平衡發展和保育,以推動可持續發展;並把主要的經濟基礎建設和旅遊用途集中在北大嶼山,同時保護大嶼山其餘地區以作自然保育,以及符合可持續發展原則的康樂和旅遊用途。

「修訂概念計劃」同時指出,雖然北大嶼山有利於發展物流及旅遊設施,但亦覆蓋一些具有高度保育價值的地區。這些地區必須保護,免其受到任何發展帶來的不良影響。並且應避免在南大嶼進行大型的康樂及旅遊發展,亦不適宜進行大規模的地盤平整或建築工程。

不過,這個「修訂概念計劃」最終不獲港人認同。然而,梁特卻提出更激進的藍圖,北起東涌,南至分流,無一處幸免。甚至列作具特殊科學價值的大東山也不放過。更明言在大嶼山大部分地區大興土木,推廣旅遊。完全違背了必須保護北大嶼具有高度保育價值的地區,和避免在南大嶼進行大型康樂及旅遊發展的概念。

三國時代,司馬懿臨終前對司馬昭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得君子之心者得諸侯,得諸侯之心者得士大夫。」民心如水,天下如舟。要讓「船」浮起來,就要靠水,也就是民心。

梁特「賣嶼求榮」,正是司馬昭之心。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因此,九月的「公投」,必須讓建制陣營變成小數派,讓立法會可以真正的向梁特說「不」。同時清楚告訴中共,盡失民心的梁特,正是非建制陣營的超級催票機器,也是激進本土,甚至港獨思潮的真正幕後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