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大話誰敢認第一?

上周一,律政司長袁國強被問到,何以今年二月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時,梁天琦說「港獨」可參選,現在卻不讓他參選?他表示:「選舉主任決定某個人是否提名有效時……他要看了全部這個人的主張……我們要看上文下理,我們不能說只是他有說過『港獨』,因此他就是鼓吹『港獨』,或是以『港獨』作為他的政綱。……梁天琦先生這件事……當時我們亦有審視補選時梁先生的政綱,我們認為當時他沒清晰主張『港獨』。」

可是,梁天琦在參與補選時,曾因宣傳刊物有提及「香港自治」,而遭拒絕免費為他郵寄傳單予新東選民,但卻未有被取消參選資格。因此,袁司長的說法根本無法撇清,選舉主任今次取消梁天琦參選資格的決定是雙重標準。况且,按照袁司長如今為掩飾所作的說詞,「原來」在今年初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時,政府已有審視候選人是否有「港獨」主張。那麼,既然此「審核標準」早已存在,為什麼在過去數月,政府一直都沒有與公眾或立法會商議,反而閉門造車,直到選舉提名期開始前兩天,才透過新聞稿發佈呢?

此等似是而非、明顯愚弄公眾的「解釋」,看來袁司長也沾染了語言「偽」術的惡習。

上周五,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發表演說時指出,「誠實這兩個字很重要,因為大家現時每一日看到的就是有人睜着眼『講大話』,做些不誠實的言行」,為求晉身立法會。部分候選人之所以需要「不誠實」,難道不是為迎合政府新增的限制所逼?何况,要說睜着眼講大話的佼佼者,她老闆認第二的話,特區還有人敢認第一嗎?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