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全民閱讀理解

每次國家領導人有重要講話,國內官吏和人民都要洗耳恭聽,好好學習。領導人的說話字字珠璣、句句千金,香港有志大展拳腳的俊傑當然也要奉若神明,早午晚參拜。如果有關於香港的部分,難為了一眾傳媒,要和理解力奇高的政界人士大玩閱讀理解考試,分析當中每一個段落、每一組用字,甚至每一個標點符號的啟示,短短一二百字可以分析出幾千字來。不單是主席的聖諭,還有那些芝麻綠豆的主任和部委,發表很多冬天很冷夏天很熱的意見,也要慢慢咀嚼一番。

這次十九大,主席金口說「全面管治權」,又引起大家的無限聯想。老實說,這些閱讀理解完全是浪費時間的自我陶醉行為。第一,無論你怎樣理解,出卷的人都不會出來告訴你正確答案,這樣的考試有什麼意義?第二,即使你猜中主席的心思,對現實世界又有什麼幫助?之前的十七大、十八大,做閱讀理解的人又可以預計到佔中、釋法、誰做特首嗎?每年都有總理工作報告,你又可以從關於香港的幾十字預計當年會發生什麼事嗎?

內地青年作家韓寒幾年前的一篇文章,嘲笑閱讀理解這種試題說得太好:

「一次我收到一封讀者來信,信裏面是一張他們學校的語文試卷,試卷裏有我的一篇文章的一個章節,文章的題目叫《求醫》,然後有八個選擇題。我從未想過我的文章可以入選試卷,於是很細心地完成了考卷,結果發現我只做對了三個選擇題。其中一個是畫線處應該填的是什麼詞,我不慎選錯。最最荒謬的是,我居然選擇錯了畫線句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

我真弄不明白為什麼中國的語文喜歡把別人的文章一字一句加以拆解,並強行加上後人的看法,或者說是出題目的人的看法,當學生提出不一樣的觀點時,會有人說:錯,作者不是要表達這個意思。而且選擇的文章八成作者都是上個世紀就死了,真是死無對證了。」

我們每次對重要講話的分析不正是一樣嗎?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