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動機論

跟人議論,或是辯論,最怕遇到動機論。動機論的意思是,無論對方理據是什麼,都基於其他原因,認定對方有不良動機,而無視對方觀點的合理性。簡單來說,就是一句:「你立心不良,所以你的說法一定是錯的。」在邏輯訓練之中,需要認識一系列邏輯謬誤,包括歧義謬誤、訴諸權威等,訴諸動機即是其中一項。從小看評論文章或觀看辯論比賽,有否提及對方動機都是衡量優劣的標準之一,所有訴諸動機者一律列為下品。

最近有一個例子,是大律師公會就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發表措辭強硬的反對聲明。支持一地兩檢的親建制派當然群起攻之,最奇怪的是有些反對一地兩檢的人士也對那個聲明不以為然,原因是臨近公會換屆選舉,他們認為現屆執委發表「遲來的聲明」,動機只為拉票。

我不知道現屆執委有沒有這個動機,我只知道,人大上星期三才正式公布決議,公會星期四發表聲明。從時序看,有什麼問題呢?之前所有關於一地兩檢的法律理據都是傳聞,甚至特區政府自己提出的方案都是錯的,如果公會在上星期三之前發表聲明有什麼意義?對我來說,那反而是未審先判。

重申一次,我不清楚現屆執委有沒有不良動機,可能有吧,但不在考慮之列。如果事事以猜度動機為先,你永遠不可能得到理性的結論。除了要警惕權力,更要警惕喪失理性思考的能力。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