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如何消費六四

六四前夕,年輕政黨香港眾志發表短片,以突顯比他們更年輕的中學生對六四事件認識不深。有媒體人找到當中的受訪對象,直指眾志的誠信和操守有問題。他們刪除短片並道歉,但聲明是官員式的「一場誤會」,對問題核心完全沒有回應。

我本來就覺得這樣的短片,除了嘩眾取寵根本全無意義。年輕一代不認識歷史漸遠的歷史照片有什麼出奇呢,我肯定眾志的成員也不可能對五四、抗日、內戰和文革的歷史場景對答如流。如果你說這些事件對香港人的意義不能和六四相比,那是你自己的價值觀,為什麼要強加於人呢?你可以講出事實,卻不能強迫接受,更不能發起公審,正如沒有人可以強迫你愛國一樣。

更大的問題是製造世代矛盾。眾志那一輩的年輕人,本來是世代矛盾的受害人,經常被他們眼中的老鬼批評。但當他們開始成為老鬼,有點話語權的時候,就迫不及待去對付更年輕的人了。我不覺得年輕就一定沒有能力,但眾志的表現一直未達我心目中對政黨的要求。又有些人說年輕大晒,錯什麼都可以包容,我同樣不認同。本來是青年軍的球員,越級上甲組後,要求就是甲組,不可能有另一套標準。

我一直覺得,悼不悼念什麼,是很個人的東西,盡了自己的責任保全真相,其他人是否受落,強求不得。年年悼念不代表是消費,沒有悼念也不是冷漠,而眾志就完美示範冷漠地消費六四。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