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販賣低俗

新媒體《100毛》和毛記電視的母公司毛記葵涌上市,榮膺歷史「超購王」,在此恭喜腦細(創辦人林日曦的暱稱)和一眾毛系的年輕人。他們有頭腦、有活力,老實說,我真的很羨慕這些滿腦新點子的人,還有將概念變為事實的執行力,後者還可以訓練,前者卻大半是與生俱來。

但作為一個道德膠,我又不得不為這種情况感到憂心。毛記以惡搞、抽水起家,你可以花大量時間去看他們的作品尋開心,卻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資訊,一言以蔽之,就是販賣低俗。我不反對以輕鬆的方式探討嚴肅的問題,黃子華的棟篤笑、吳明林時代的《頭條新聞》都是經典(換人後就差得遠了,反而更像不好笑的毛記)。毛記的問題是為求好笑,無所不用其極表現低俗,甚至提供誤導或片面的資訊;而且題材無聊,你對政治人物有意見,為什麼要諷刺他們的衣著、外表或家人呢?

我不希望自己被成見束縛,朋友聚會或有人傳來都會一看毛記的短片,老實說很辛苦才看到一半,通常就看不下去。我根本不知道在看什麼,青年人這樣浪費生命真是好事?下次乘飛機,翻去電視短片那一頁你就會明白我說什麼。香港的都是吃喝玩樂吵鬧低俗,人家的是天文地理科技文學體育都有,競爭力的差距由看電視那一刻已經拉開。

在商言商,毛記是成功的。但如果你是父母,你會想子女看毛記還是Discovery?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