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金錢之外說電競

這幾年,電子競技這一新興產業冒起甚快。香港一眾政界和商界人士齊趕潮流,大力推動,政府也在財政預算案中給予電競官方地位。很多世界級體育比賽,例如一級方程式和NBA ,都已經着力發展電子聯賽。一時之間,萬千寵愛,大家一起高呼:電競「錢」途無限!

翻查網上關於電競的新聞,差不多全都和金錢有關,什麼經濟規模、選手收入等等。難得的是,看到中大黃錦輝教授的文章:〈「電競」運動發展 不宜過分標榜「錢」途〉,就有如一股清流。黃教授用體育角度分析電競,以桌球比較。作為桌球愛好者,我認同很多相對靜態的競技也有體育元素。

我非常認同黃教授的看法,如果我們只着眼電競的金錢回報而忽略體育元素,不去鼓勵年輕人從中學習其他正面特質,對他們可說是福禍難料。畢竟電競和其他體育項目一樣,能成為職業選手發展事業的人佔非常少數,我們鼓勵小朋友多運動更多是作為一種鍛煉。

而我更關注其負面副作用。無論如何包裝,電競的本質就是電玩遊戲。在未發展成為「錢」途無限的競技之前,很多國家和地方,包括香港,正為網絡成癮和電玩成癮這些新世紀的心理病和社會問題煩惱,怎麼發現電競選手可以賺大錢之後,那些問題就突然藥到病除無人提起了?詳情可參閱協恩中學出版部的專題報道:〈電競狂潮——我們真的準備好嗎?從台灣經驗說起〉。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