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蕙芸:Henna

二十來歲我的頭髮就開始白,染髮成為例行公事。後來在電視台工作幾年,注重儀容,更不敢怠慢。我試過在髮廊染,價錢貴,耗用時間長;在家買那些日本泡泡染髮劑是夠方便,但這兩種方法都是用化學染髮劑,自家染後瓶瓶樽樽扔到垃圾桶,加上刺鼻的化學味,令我一直感覺不佳。

知道印度有一種草本染髮劑Henna,供印度新娘子在手上畫花紋,過幾天會褪去,用在染髮上,感覺比較天然。試過買某大化妝品店的Henna磚融掉染髮,控制不好狼狽非常。

近半年終於找到適合我的Henna粉,一包約五十克,用約三倍分量溫水融掉,均勻塗在髮上,再用浴帽蓋好,然後用舊毛巾剪成的長布條繞邊防漏,焗一小時冲水就行,這一小時我會好好利用做家務。練習幾次後,Henna染髮效果很滿意,髮色自然,加上我天天游泳,即使顏色脫落都是漸變淡,不像從前新髮生出來那樣在根部黑白分明。最神奇是最初染效果顏色淺啡,過幾天會因氧化而髮色變濃。

麻煩是,在家用Henna的話,從髮尖洗出來的液體像「泥水」,只要濺到白色瓷磚上,若不立即拭抹會留下污迹,淺色毛巾也會在抹頭後留下啡印。所以染頭前好大陣仗,不但要把凡士林塗抹臉耳和手部皮膚,也要用報紙墊好,預備深色或舊毛巾拭抹等。現代人要染髮又天然,花的心思不可少。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