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愛恨終生的情人:道德

道德是準則,在我們必須做決定的生活,無孔不入。它比我們任何家人、朋友、情人更貼身,每當我們遇上選擇,它就與我們擁抱。不是大人物或知識分子才擁有道德,也不是下屠殺命令、決定XX應否合法化、就敏感話題表態才關乎道德,道德是共享的,在所有人的日常生活細節呈現:小學時,我們思考自己應否哭喊、扭計要玩具、隨街小便,中學時,我們考慮應否順從父母、談戀愛、努力讀書以應付升學需要。隨後,人愈大,我們發現每件簡單的事背後都有複雜的利害關係,即使周六在街上,打算買旗幫人,也要考慮賣旗機構會否只作公關表演而善款只養活了一群行政人員。

每時每刻,我們被迫面對道德,無法逃避,像結交了一個經常「追魂call」的情人,我們因而厭倦,同時建立一套語言偽術斥責衛道之士,以辯解自己不道德的行為或立場,就像分手總有千萬個荒謬理由;另一方面,我們會為做了自認為正確的抉擇而快樂,例如第一次到老人院做義工可以有初戀的感覺,讓我們藉愛他人感覺被愛。如此,我們活在愛恨交纏之間,身不由己。

中國特色的道德觀與民間實踐

中國自春秋戰國時代起已建立了多樣的道德論述:孔子為道德倫理分門別類、孟子和荀子分別根據人類天性的善或惡設定做好事的方法、莊子老子主張順應自然、法家以統治技術替換平民的道德主權、楊朱推崇「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的極端唯我主義……

二千多年過去,民間奉行的道德觀念依然「百家爭鳴」,每個人都根據學習和生活經歷,建立一套屬於自己的道德標準。每套道德標准都不能盡善,都可充滿矛盾,亦會因時制宜、不斷調整。有趣的是,許多人喜歡借助俗語或傳統概念使自己的行為變得合理,例如一個兒子騙取老母親的物業,再把她送進老人院後,他可以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對他而言,他仍可覺得自己是個合符道德的人,因為他根據遠古積下來的經驗,作出一個多數人認為不道德但仍有部分人認同的決定,而對於老母親,她自可用「人善人欺天不欺」、兒子「等天收」等概念,讓自己較心安理得地「聽天由命」。

有所謂「道德一元論」、「道德多元論」、「道德相對論」,有人認為只有一套行事準則,有人認為有多套,有人認為行事準則因情景而異。如果在絕對一元的社會,一切非常簡單,所有人像機器一樣根據統一的指令起居飲食便可,這比較類似共產主義社會的情況。只要有多一種理論存在,人就需要為自己設計一套行事準則,一元的道德主張便只能提供參考上的方便。

在多元社會,所有人都被迫做設計師,但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做設計師,而適合的人也有自身的限制和衝突。在自由、民主和開放被不斷吹捧的同時,道德成為最被熱烈追求和唾棄的對象。

走在愛與痛的邊緣的孔子

一些做學術的人喜歡把中國傳統思想簡化為儒家思想,用孔子的道德觀解釋中國社會現象。當然,孔子所提倡的禮教和家庭秩序仍大體上設定了中國人的思考模式,但孔子只能代表他自己,不能代表所有人的立場。我們可以背默《論語》,取得一百分,但無法「孔子再世」般生活,因為我們的經歷和信息都與他不同。

關於道德取態,電影《孔子:決戰春秋》(2010)裡,「子見南子」一幕非常有意思。這電影只有一個重點重覆了兩次,就是臭名遠播的衛靈公夫人南子對孔子說:「世人也許了解夫子的痛苦,卻未必能體會夫子在痛苦中領略的境界。」南子點出道德需經過違心的痛苦,才能成為一種可實踐的習慣,往往外人只能見犧牲而不見道德的價值。她理解道德修養是個人的,在於實踐多於著述,因此在孔子對她的色誘不為所動後對他行周禮,以示高度尊敬。

孔子面對妖豔的南子,大可少做一會兒君子,留在衛國,與傾慕她的南子發展私情。這一方面可滿足色慾,另一方面可借她的權位推行他的政治主張。作為被魯國驅逐的喪家之犬,孔子可在異國重拾自信,亦讓苦隨他的弟子既享溫飽,又有用武之地。

在禮樂崩壞的時代,似乎先違反規則,盡快爬到食物鍊頂層,再建立合符道義的規則,惠及眾人,是最合符效益的做法,而當中夾雜私心也是可原諒的。古代如是,現代也如是。然而,孔子作出一個兩代人大多認同但不會考慮的選擇:離開可讓他權色兼收的地方,繼續流離失所,跟弟子大講離地的仁義。

孔子的痛苦在於捨棄最簡單直接地滿足自己的方法,站在多數人不理解亦不願理解的道德高地。用今日的處境來解釋,倘若你在舊公司苦幹多年後被裁,轉公司後,受總裁的少夫/少妻仰慕,他/她既掌實權又有美貌,置業無門、胸懷大志的你會否背著妻/夫和兒女,接受勾引,以待飛黃騰達,讓他們過好日子?又或,如果你可取得家人的諒解,會否心安理得地發展關係?在功利主義的角度,婉拒南子的孔子無疑是戇居的,他愛自己的道德操守,多於求之不得的機會,也許他也恨自己何以不能自私或虛偽一點,用些許讓步來抱一個美人、重享尊榮,並帶挈他的親友弟子。

無疑,倘若孔子作出讓步,他便只是個常人,在歷史無名。據此,我們會想,我們又不是聖人,不需受不必要的痛苦,隨心所欲便可。但事實是,道德不只在抉擇之前,也在抉擇之後,每個抉擇都附帶後果和他人的想法,這使三思而後行尤為重要,也讓犧牲變得高尚。

道德既然是終身伴侶,與之永結同心、相得益彰便是不應逃避的終生功課。

文:曾繁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