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容激進本土搞亂立法會?

連日來,泛民的「雷動棄保計劃」導致多名泛民大佬落選而保送激進本土候選人上位而備受質疑。然而,無論傳統泛民有什麼不滿,6名激進本土人士進入立法會已成為不可改變的現實。香港社會原本預計最多只有兩三名激進本土入局,想不到拜「雷動棄保」所賜,竟然一下子出現6名激進本土立法會議員。這些人原本都有激進暴力的本性,他們入局,會否將立法會搞得天翻地覆?社會對此議論紛紛。這些人未宣誓先宣戰、揚言搞事的事實,更加劇了社會的憂慮。據了解,中央準備用法律對付激進本土在立法會搞「港獨」。本人認為,激進本土進入立法會之後,不僅肯定會「玩嘢」,而且鬧的花樣會比較多,但始終能量有限,時間長了市民會膩煩。

「雷動棄保」幫激進本土上位

立法會選舉前夕,多個民調均顯示,大部分激進本土候選人支持度並不高,外界普遍認為難以入局,即使反對派內部也對這些激進分子不存厚望。然而,佔中搞手戴耀廷早於半年前部署「雷動計劃」,按照港大民研計劃和「策略選民」的內部民調數據,在網上發出「雷動棄保名單」,進行所謂「策略投票」,觸發反對派支持者的「棄保潮」,令多名原本缺乏民意支持的激進本土候選人反超越傳統反對派明星候選人並當選,成為「雷動棄保」的最大得益者。

這些激進本土的當選者,都有激進暴力的背景。因鼓動港獨被取消參選資格的「本民前」梁天琦,全力支持當選的「青年新政」游蕙禎和梁頌恆,兩人是佔中後冒起的所謂「傘兵」。「小麗民主教室」的劉小麗,涉嫌參與煽動旺角暴亂。羅冠聰任主席的「香港眾志」,又是一個以「民主自決」為主張的組織,他本人曾因在佔中期間煽動學生衝擊「公民廣場」被定罪。「熱普城」鄭松泰以「永續《基本法》」掩飾港獨主張入閘參選,又曾帶領熱血公民成員等進行「光復」屯門及元朗的反水客暴力行動。熱血公民的鄭錦滿則是已解散的「學生前線」發起人,宣稱「以武制暴」,佔中後又熱中「鳩嗚」暴力行動。朱凱廸曾在反對清拆皇后碼頭和反高鐵過程中組織衝擊行動。由反國教行動到佔領行動,再到今年初的旺角暴亂和港獨思潮,激進亂港行動不斷升級,社會對這些激進本土人士進入立法會,確實存在極大憂慮。

中央傳達重要信息:依法反港獨

立法會選舉結果出來後,特首梁振英公開邀請全體立法會議員聚會,希望早日相互認識,又表示會安排全體議員到內地交流考察,表達了特區政府願與立法會保持良好關係的善意。令人遺憾的是,激進本土人士不僅拒絕接受這些善意之舉,更急不及待提出各種各樣擾亂立法會秩序的行動,甚至密謀在立法會「播獨」,未宣誓已向特區政府「宣戰」。其中,梁頌恆形容「戰火剛剛開始」,表明會以「無底線」方式抗爭,不排除拉布或衝上主席台,又揚言會在議案加入「港獨」、就港獨人士被取消參選資格是否違憲提出討論,並考慮在就任誓辭中加入「效忠香港人」的語句;羅冠聰、朱凱廸亦表明會在議會拉布,更拒與中央官員溝通等等,氣焰囂張,不可一世。

中央對激進本土勢力進入立法會保持高度警惕。就在立法會選舉結果出來之後的當天,國務院港澳辦就嚴正警示,堅決反對在立法會內外任何形式的港獨活動,堅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依法懲處。港澳辦的宣示帶出一個重要信息:中央已經做好準備,如果激進本土勢力在立法會內鼓動港獨,將依法懲處。

激進本土會鬧花樣 但能量有限

可以預見的是,激進本土的當選者不僅會在立法會「玩嘢」,而且鬧的花樣會比較多,但始終能量有限,時間長了市民會膩煩。道理很簡單,激進本土的當選者搞亂香港所造成的後果,都要由香港人買單。這是任何希望香港好的人都不能答應的。

每名立法會議員任期4年的花費約1700萬元,這些都是由公帑負擔。因此,所有的立法會議員有責任為納稅人做實事,不可損害納稅人的利益。如果激進本土勢力肆意妄為,專注各種暴力抗爭行動,必然招致市民反感。社會各界還是希望激進本土的議員慎思自己的責任,即使政治主張不同,也應本着對港人負責、對香港的長遠發展負責的態度,履職盡責,理性包容,為香港做實事。在立法會過於激進搞事,最終都難逃被選民唾棄的命運。反對派中幾名激進的議員今次落選或處於落選的邊緣,就是佐證。

作者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