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神壇的劉翔——奧運情意結

四年前的倫敦奧運會後,筆者記下了有關劉翔事件的來龍去脈:

「劉翔的摔倒,從這些天來的傳媒追訪,及倫奧前的種種蛛絲馬跡,前因後果大概是這樣:

6月的國際田聯鑽石聯賽尤金站,劉翔跑出平世界紀錄的1287奪冠,雖因超風速而未獲承認,但已重燃奧運金牌的希望,所以上級下達「奪金令」。

為因應倫奧兩日三的賽程,而加重訓練量,致使舊患復發,因此退賽之後的倫敦站賽事。 並轉赴德國療傷劉翔曾要求休息養傷,但遭領導拒絕,被要求邊訓練邊治療,並打了兩針封閉(止痛針)。央視記者冬日娜及教練孫海平都親口承認此事。

從比賽當天劉翔跌倒的整套動作來研判其實他並沒有完成整個跨欄動作,不可能是跟腱斷裂,而只是因為受到舊患加劇所困擾,即跟腱部位鈣化所產生的疼痛感,知道根本無法勝出賽事,但又需要向上級交代,向廣告商交代,向嘲諷他沒有在京奧出場的攻擊者交代,致令其作出出賽但蹬欄的決定。

甚至在事後到整個手術完成後都不敢公佈病情只有黑箱作業統一口徑,令事件永遠成為一個謎……

可以說,劉翔的摔倒事件,對中國奧運代表隊形象的打擊,有其歷史性意義。果說在之前的京奧,劉翔的陣前退賽,傷了很多中國人包括香港人的心,倫奧比賽途中的摔倒,其後媒體對事件的廣泛報導,及國內外民眾對事件欺騙成份的激烈爭論,則令人對舉國體制及其對奧運的意義,有更深刻的反思。

劉翔肯定是中國及亞洲體育史上的標誌性人物,這點毋庸置疑。作為首個在奧運田徑場上揚威的亞洲、中國運動員,劉翔在往後比賽中的一舉一動,必然牽動每個中國人及香港人的心。愛之深, 恨之切。京奧及倫奧的接連傷患打擊, 臨陣皆功虧一簣,這不會是偶然。明知有傷在身,仍堅持到上陣一刻,背負的是億萬人的期望。而舉國體制,正是億萬人期望下的一座大山。

因此,在強大的舉國體制下,劉翔只能注定是一個毀譽參半的悲劇英雄。

從近年來媒體的報導揭發,我們不難理解,舉國體制在培養運動員的過程中,對運動員身心的戕害,是何其巨大。在中國,大部份運動員皆出身寒微,能在這片天地打拼出頭,可說是他們人生的唯一希望。就這一點來說,我們對運動員需要有最起碼的尊重及敬意,無論他最終能否奪取奧運奬牌。

但俗語說,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香港人對國家隊在奧運會表現的反應,由當初熱烈支持,到今天的熱情減退甚或冷嘲熱諷,中間的心理轉折,又豈只是本土或港獨意識抬頭,能簡單解釋清楚。

如果單就體育方面來說,近年來有關國家隊的負面消息不斷,尤其在運動員服用禁藥一事。其中尤以女子游泳隊及馬家軍的禁藥醜聞,最為觸目。而很多奧運代表在退役後的悲慘境況,更是使人唏噓、嘆息。中國有錢了,可以對外不斷撒錢,拉攏其它國家,對內也不斷大灑金錢來和諧維穩。但對為祖國爭光的奧運健兒,在退役後的生活保障,視而不見。退役後的運動員再沒有利用價值,被國家棄如敝屣,人們都看在眼裡。日的國家英雄,今日成為落難孤兒。 金牌到底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說,過去香港人支持國家隊,是盲目的民族亢奮情緒, 則今天的香港人應是多了幾分理性思考。 擺脫民族情感的糾結, 才能真正體會奧林匹克的崇高意義, 及欣賞運動員在競技場上的精彩表現。 金牌不代表一切, 只要運動員在賽場上, 為追求自身極限而奮勇拼搏, 無論他的成績最終如何, 都值得我們為他歡呼、喝彩。 這才是奧運會的真正意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