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低端人口

「低端人口」既是劣等中文,也是侮辱說法。不管官方如何否認,今日中國大陸,有此帶着階級色彩的歧視稱謂,一點也不足為奇。

在北京拍戲,遇過一個不算大牌,卻經常以大牌自居的演員,不管在劇組內外,只要看到一些貌似低下階層的人,做出一些他看不過眼的事,都會一臉不屑,語帶輕蔑地吐出四字:「一幫農民!」然後數落那些來自農村,在大城市搵食的外地人,如何沒有文化,如何破壞了他原來的「美好生活」。

這個以農立國的國家,如今卻人人以當農民為恥,人人以取笑農民為樂。只因為農民是沒有文化、貧窮的象徵,即使來了城市,也屬於「低端人口」,不管如何耕耘,也得不到那些暴發階層的尊重。

別天真以為這個國家還在崇尚共產主義,不分階級,人人平等。他們正在實行的是最極端的資本主義,或者如學者所說的權貴資本主義,有權有勢有錢的就是「高端人口」,無權無勢無錢的三無人士,就是有礙城市觀瞻的「低端人口」,最好清之而後快。

於是,不難看到,在飯館餐廳,侍應清潔等「低端」工種,成為客人的出氣工具,被人呼呼喝喝。高級住宅的保安受完了有錢住客的氣,就將那道氣發泄在外面更窮的人身上,層層相壓。一個人得不得到尊重,視乎你是低端、中端,還是高端人口,跟印度的種姓制度相差不遠。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