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在野與在朝

從一個被壓迫的人變成統治者,從一個異見領袖成為掌權者,昂山素姬面對的困境,讓人深思。是權力使人腐化,還是在野在朝,身不由己?

看到昂山素姬這個例子,大概又有很多建制中人,振振有詞:「你們這些反對派,天天鬧政府,反對這樣,反對那樣,讓你們當權,還不是一樣?」持這種態度的建制中人,相信不在少數。用這個說法來罵年輕人,支持當權者打壓的,更是多如牛毛。

反對派是一種角色,當權者是另一種角色,將兩種角色混為一談,當然是邏輯不通。影評人批評電影,能不能說,叫你做導演還不是一樣?

生活中,每個人都扮演不同角色。有些不是你選的,例如做人仔女。而你選的,有些是身不由己,例如你要食飯交租,於是要工作,不管那職業你喜歡與否,有些卻是因為某些價值觀,於是你選擇擔當某些角色。

年輕人當中,相信絕大部分,都是因為一種信念、一腔熱血,才選擇做一個被某些人喊打喊殺的反對派。如果有一天,他們走入建制,又會怎樣?如果他認為走入建制,可以改變現狀,或扭轉某些價值,他當然值得尊重。如果明知會違背他的良知,他依然走入權力,就是一種選擇。

當權與良心,並非水火不容。捷克知識分子哈維爾,揭竿起義,發動「天鵝絨革命」,以和平方式推翻專制政權,成為總統,從異見者變成當權者。在他的十年總統生涯,不無爭議,但至少沒有違背良知,成為一個受國民愛戴的領袖。

不管在朝在野,做一個怎樣的人,從來只是一種選擇。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