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後對話時代

開始的時候,很不習慣朋友只用WhatsApp如對講機的錄音短訊對話,明明打一個電話,隨時比錄一段話來得快捷,也來得直接,為什麼還要傳來傳去?

這卻是今時今日溝通的潮流。尤其是年輕人,已不流行打電話,要找人,先WhatsApp一番,文字短訊可以解決的,用文字短訊,想詳盡一點,或懶得打字的,就用錄音。電郵快要跟寫信一樣,成為遠古時代的溝通方式,至於打電話,還有多少人煲電話粥來談情說愛?

發覺打電話找一個人愈來愈困難,常常是打了對方沒有接聽,以為他沒空接,又或者沒有帶電話在身,可是只要傳一個WhatsApp短訊,轉眼就有回音。到底他是忙於上網沒空接電話,還是不想接電話,寧可短訊傳話?

社會潮流,浩浩蕩蕩,不習慣還是要習慣。過了一段日子,習慣了下來,卻又發現,這種後對話方式,也有它的好處。

最大好處是不打擾別人,更尊重對方的私隱。電話響了,即使開了震機,還是有直接感覺,必須分神,看看來電號碼,決定接與不接。收短訊不一樣,有空才看,看了才決定要不要覆,自主得多。

另一好處是用短訊對話,讓人有思考的空間。講電話,很少停頓幾分鐘才答話,用短訊,可以思前想後,準備充足才回話,說錯話機會大減。

最後的好處,自然是傳短訊,如果對方看了也久久不覆,結果如何,心照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