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移民

幾年之間,多了很多人說移民。舊同學聚會,連那些熱愛香港,從來沒想過會走的,也有了移民念頭。

六四屠城,嚇走了一批香港人。九七問題,也讓一些對前途不安的港人,寧願跑到外國做「二等公民」。不過,八九也好,九七也好,那些人的惶恐不安,還只停留在想像階段,這個借來的地方,易主之後變成怎樣,大家都只是想像,沒有一幅真實圖畫。

一九九七來了,二○一七也走過了,歷史開始在笑了。辯證論者說,「社會歷史發展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無論你同不同意,喜不喜歡,九七後,香港在變。除了樓價,很多事情都在下滑。言論自由倒退,民主毫無寸進,法治屢被挑戰,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功能在倒退,傳媒被收買歸邊,社會撕裂愈深。

即使不談政治,只說民生。問問香港人,二十年來,到底是過得好了還是壞了?年輕人覺得前途似錦還是前途似咁?衣食住行,哪一部分進步了?食物假的愈來愈多,樓價升的愈來愈癲,連劏房也愈劏愈細,公共醫療愈做愈差,貧富差距愈來愈大,香港人的笑容愈來愈少。

當有人批評政府是問題根源,又總會有人罵批評的人才是罪魁禍首。這個政府,解決不了問題,就想辦法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那些保皇的人,說得振振有詞:不喜歡就走吧,去外國做你們的二等公民。

香港,到底是誰的香港?離開,還是留下,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從來不曾如此糾結過。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