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花崗岩腦袋

官字除了有兩個口,大概還有一個異於常人的腦袋。

教育局長說:「非常反對把政治帶入學校,影響學生,那是要不得的行為。」不知道在這位高官的腦袋之中,什麼才算得上是政治?

教育當局要求旗下學校直播,讓學生即使閉起眼也要坐定定,看着一個來自北京的政治官員,講解一本充滿政治的《基本法》,然後又讓一眾來自不同政治立場的傳媒,用鏡頭對着那些不太懂政治的學生,這種種行為,在這位高官口中,說成是教育。即使是教育,這算不算是充滿政治動機的教育?

中史獨立成科,教科書撰寫中國近代史,為了討好當今政權,報喜不報憂,將這個政權不願觸及的種種歷史,包括一九六七、八九六四,一一隱去,順從當權者的歷史考量,跟隨當權者的政治計算,這種種行為,又算不算政治?

在中小學派發《基本法》、升國旗、唱國歌、灌輸不加批判的愛國精神、歌頌當今執政黨,這種種異於往常的舉措,算不算是政治?是不是他們鼓吹的政治行為就不是政治,別人提出相反意見、表達不滿的就是令人討厭的政治,就是要不得的行為?

來自北京的法律「專家」說香港有些人是「花崗岩腦袋」,比起這些隨風擺柳的牆頭草高官腦袋,「花崗岩腦袋」,我認為是一種讚美。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