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重要講話

中大文化廣場的「香港獨立」橫幅風波,擾攘了一段日子,中大校長出來見傳媒,讀報所見,校方通知傳媒,「沈祖堯將在中環美國銀行中心發表『重要講話』」。

在中國大陸,上至黨國領導人,下至村委小書記,只要有話要說,就會說成是「某某發表重要講話」。「重要講話」四字,在中央電視台的頭條新聞,見慣見熟。想不到連堂堂一所香港中文大學,也跟着鸚鵡學舌,好學唔學,使用此等共產式中文。

鸚鵡學舌之風,其來有自。先是傳媒不分好壞,全盤接收。然後是特區高官,為示忠誠,有樣學樣。再有服務業睇錢份上,討好遊客,照跟可也。於是,本來美麗的正體字、活潑的本土文化、啜核的廣東語言、優良的翻譯傳統,漸漸被一些源自於、也只適用於政治宣傳工具的語言取而代之。

什麼「一小撮人、一系列措施、一籃子因素、一步到位、加大力度、上綱上線、不存在、不排除、心理素質、打造平台、充分體現、成功學習、表示關注、信息量高、查找不足、重中之重、持份者、特區班子、高度重視、嚴肅處理、強化深化優化……」,好好一個維珍尼亞變弗吉尼亞,雪梨變悉尼,康城變戛納,麻省變馬薩諸塞,夏灣拿變哈瓦那,車路士變切爾西,美斯變梅西,荷李活變好萊塢,希治閣變希區柯克,杜魯福變特呂佛……

不知道錢穆泉下有知,聽到「校長將要發表重要講話」,作何感想?如唐君毅在世,會否再慨嘆多幾聲中國文化之花果飄零?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