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鏡頭對着你

在這風和日麗的初冬早晨,香港電台的網上新聞,現場直播着一間中學在學校禮堂的集會。這天並非畢業大典,也非聖誕表演,這些中學生也在看直播,而他們要在鏡頭前「表演」看直播。

禮堂前巨大的電視熒幕,鏡頭一動不動地對着一個來自北京的高官,他用中國官員慣有的官腔,一句句冗長重複的黨式語言,一臉嚴肅地教導香港人,教導台下的中學生,認識《基本法》。

學校校長在鏡頭前曾經出現了一會,然後不知去向。坐在台下的學生,大概都知道有電視鏡頭對着他們,因此都乖乖坐在椅上,沒有人交頭接耳說話。留心在聽而又聽得懂那些黨式語言的不知道有多少,即使是全景鏡頭,也看到他們的不耐煩。

電視台真不應該將鏡頭對着學生,鏡頭應該對着那些要求學生看直播的官員與校長,看看他們對京官的說話有多感動,看看他們的表演有多投入。

才三日前上演的亞洲盃外圍賽,球場上奏起中國國歌之際,也有無數傳媒的鏡頭與保安警察的眼睛,對着看台上的球迷,看看有誰是「壞學生」,膽敢對國歌發出噓聲。

看着一個在世界一百三十三個國家之中,法治指數排名八十的國家的官員,教導排名十六的社會大眾何謂法治;看着球場上國歌響起,大家卻像捉鬼般捉着那些被定義為不愛國的香港人,真的覺得今日香港,人間何世,今夕何夕。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