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黃金戰衣

律政司長僭建風波,即使千夫所指,在當事人「橫眉冷對」、特首叫人「到此為止」下,看來又是不了了之。這個與時並進政府,面對醜聞,已經掌握了如何拆解的法寶。

他們的法寶是,醜聞爆發,當事人盡量沉默,以免講多錯多,而建制中人,盡量體貼諒解,配合忙中有錯等等藉口。到了醜事愈揭愈多,行貨藉口掩蓋不了,當事人被迫走上立法會,建制派那副不問是非、只求保皇的舉手按掣機器,跟政府眉來眼去互相掩護,就發揮得淋漓盡致了。至於反對派,你有你鬧,當你唱歌,反正在這黑白不分的醬缸中,他們的臉皮早已浸得幾呎厚。

到了譴責動議也好,要成立調查委員會也好,在保皇議員保駕護航之下,必定通過不了。在不公不義選舉制度下,加上新增了獨門DQ武器,議會內自己人永遠佔大多數,什麼三權分立、立法監督行政,早變成有名無實了。

好了,立法會「質詢」完畢,當事人依然以矢志服務香港的精神,來眷戀權位以及那舉世罕有的公務員高薪,賴着不走。當另一件醜聞,或另一件大事,例如今次巴士車禍出現,忙不過來的傳媒、善忘的香港人,又將這位比什麼人都忙,忙得因公忘私的大話高官,輕輕放過了。

都說今天香港,當官是走入熱廚房,但只要當了官,就猶如穿上了消防員的黃金戰衣,怕什麼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2月21日)